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不患寡而患不均

不患寡而患不均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Monday, 23 May 2016

今年的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民進黨已經大獲全勝,事實上是中國國民黨內部衝突而造成崩盤。由民進黨的絕對得票率(得票數及公民數之比)可以發現,對中國國民黨失望的該黨支持者絕大部分不出席投票,將選票轉移到民進黨者相當少。若是中國國民黨再重整旗鼓,或是選民因故拋棄民進黨,還是會再度政黨輪替。

令綠營感到樂觀的是中國國民黨由洪秀柱掌舵,本土與外來勢力難以和解,就算該黨本土派的政治人物不出走,樁腳也拉不住本土的選民,該黨再起有困難。不過該黨也有轉機,洪秀柱只不過補馬英九的任期而已,她已經表示,任期結束後不再參選,未來新任的黨主席,若有能力整合本土與外來勢力,民進黨恐怕還會有一番苦鬥,要長期一黨獨大還是相當難。 新任總統蔡英文很清楚,她的政權是否能穩定,重點在於經濟,人民生活過得不好,雖然未必是執政者之過,可是人民還是會將責任架在執政者身上,經濟不佳,執政者下台幾乎是正常民主國家的通例,所以蔡英文也積極在經濟方面下工夫,不只找財經背景的林全組閣,內閣人選也著重在經濟。 不可否認的,馬英九也一樣極度關心經濟問題,他對經濟問題分成兩個方向進行;第一個方向是提升產業界的競爭力,第二個方向是希望從中國方面獲得經濟利益。經濟活動與中國掛勾,不只沒有獲利,還被拖垮,因為中國自己的經濟出問題。而馬政權在提升產業界競爭能力方面也沒有多大成果。 馬英九的經濟政策引起相當大的民怨,一般人認為是因為國民所得成長太少,這是令人不解的地方,就算國民所得完全沒有提升,也不至於引起太大的民怨。事實上所以產生民怨不是因為人民沒有變富,而是變窮,國民所得雖然增加,但財富卻集中少數人手上,一般人比以前窮才是問題。 新政府面對兩個嚴重的問題:第一,馬英九執政時期,將經濟活動集中在中國,造成台灣產生「寄生經濟」,讓北京政權能夠以經濟逼迫新政府在政治上讓步,新政府很難讓中國滿意,北京政權在經濟方面施壓是必然的,造成台灣的經濟很難有好的表現。第二,台灣的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就算國民所得有所提升,一般人民也是無感。 以前台灣的傳統產業是台灣經濟的主流,它的特色是深入民間各界,其獲利方面也是社會上各角落都有所得,後來傳統產業外移,新興產業變成台灣產業的主流,而這些產業只有大財團才有能力經營。政府為了提升產業界的競爭力,租稅及其他相關政策都在扶持產業界,產業界是獲利了,只是財富卻集中在少數人手中,造成富人愈富,一般人反而比以前貧窮。 公教人員待遇的變動就算沒有完全跟著國民所得的增減,但相距不遠。七0年代初期,公立中學教師的月薪約二千元,大學畢業在民間機構的待遇依各種專長而有差異,月薪在二千至六千元之間,顯然的,私人機構的待遇遠比公教人員高。二000年以後,除了特殊職位外,私人機構的待遇遠不如公教人員。 公教人員的待遇隨著國民所得提升,非軍公教則增加有限,若考慮物價的上升,相對所得是倒退。經濟問題是執政者該關心,然而就算國民所得大量提升,人民還是無感,因為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上。新政府的財經內閣就算有能力提升產業界的競爭力,大量提升國民所得,若沒有能力解決嚴重的貧富差距,執政者還是要面對民怨。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