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何不譴責軍中樂園?

何不譴責軍中樂園?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Monday, 06 June 2016
行政院長林全在立法院備詢時,中國國民黨立委費鴻泰質詢有關台灣「慰安婦」的議題,林全回答「有人也許自願,有人也許被強迫」,費鴻泰當場罵林全「丟中國人的臉」,此對話引發輿論譁然。行政院則緊急發布兩篇新聞稿對此發言進行說明與道歉。林全表示,必要時,會在立法院公開道歉。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王鴻薇表示,許多慰安婦終其一生得不到一句道歉,林全身為行政院長,居然能說出有些慰安婦是自願的話,完全是失格、國恥,而總統蔡英文選出林全這樣失格的行政院長,有絕對的責任。 立法院所以被稱為「憲政大怪獸」就是立委有權無責,擁有言論免責權,可以羞辱行政官員,更可以利用審核預算的權力打擊行政單位。雖然中國國民黨立委席次在表決方面已起不了作用,沒有力量在預算方面癱瘓政府,但他們還是擁有言論免責權,可以謾罵行政官員,被罵的人只有自認倒楣。就算立委的說辭完全錯誤,行政官員也常忍讓。 林全說「有人也許自願,有人也許被強迫」有什麼錯?到目前為止,所得到的資訊都來自當事人的陳述,沒有任何考證。中國國民黨政權也在前線設了「軍中樂園」(後來改為軍中特約茶室),中國國民黨可以找出任何當事人承認出自「志願」的嗎?所有當事人都會說「被迫」,有的人真的是被迫,但不能說所有人都是被迫。 王鴻薇表示,林全說自己對過去的歷史不太了解,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一九九五年已清楚定位慰安婦屬於「軍事性奴隸」,是戰爭罪行,這樣國際認證、舉世皆明的罪刑,豈是一句「不太了解」能輕輕帶過。是王鴻薇自己不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台灣與中國、韓國完全不同,後兩者是日本的佔領區,台灣則是日本的版圖,兩者差距頗大。當時台灣人與日本政府的關係遠比與後來的蔣政權好,日本對台灣人的態度與其他佔領區完全不同。 中國國民黨要為弱勢族群爭權益是值得鼓掌,只是台灣人並不相信他們是為弱勢族群爭權益,而是為了「反日」,若是為了弱勢族群爭權益,何不譴責蔣政權年代的「軍中樂園」,何不問問那些弱勢婦女有哪一位出自志願?避談「軍中樂園」,卻撻伐「慰安婦」,不是很奇怪的問題嗎?況且對「軍中樂園」的道歉與賠償中國國民黨就可做,「慰安婦」部分則要看日本政府。自己做錯事從不檢討,卻積極指責別人。 由於歷史上的恩怨,「中國人」仇日是可以理解,可是台灣人有義務陪著他們「仇日」嗎?日治時代台灣人的確討厭日本政府,可是中國國民黨政權來到台灣之後,卻造成台灣人非常懷念日本人,代表中國國民黨政權遠比日本政府可惡。最讓台灣人受不了的是當台灣人扮演被統治者時,中國國民黨天天都在喊「反共抗俄,殺朱拔毛」,可是當政治民主化之後,台灣人可以平等參政,外來勢力即刻與昔日的敵人結盟來對付台灣人,代表他們並沒有將台灣人當作同胞,台灣人可能陪著「中國人」反日嗎? 以台灣人與日本政府的情感比蔣政權還要好,「軍中樂園」的弱勢女性被迫的成分比「慰安婦」來得高,為什麼不為「軍中樂園」的弱勢爭權益,而只針對「慰安婦」?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