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以史為鑑 廢特偵組

以史為鑑 廢特偵組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范姜提昂   
2016/08/24, Wednesday
特偵組是一種「組織繁殖」現象,自古就有。繁殖原理相同,足以亡國也相同。 特偵組,被比喻為「東廠」並非穿鑿;錦衣衛,明朝「衛所兵制」的一個「衛」是正規軍,專責護衛皇帝。由於朱元璋出身卑微,怕天下不服,除了採納劉伯溫建議,耳語散播他從小「屢獲神助」的神話,證明得天下乃天意之外,他賦予錦衣衛偵查權,把正規軍扭曲成特務,大搞政治偵防。 這種組織功能的畸形繁殖,只因為皇帝沒有安全感。後來明成祖發動政變,從姪兒手中奪得大位,天天害怕人民造反。因為錦衣衛駐紮宮外,且必須經過朝廷才能調度,很不方便;於是破壞體制,繁殖出畸形組織「東廠」。 他從錦衣衛正規部隊中,挑選最幹練兇殘的官兵組成東廠,專責刺探反動活動,同時監視錦衣衛。最畸形的關鍵在:他把東廠交給最信任的太監統領(司禮監太監或秉筆太監)於是,指揮系統可以跳過朝廷,皇帝直接掌控。錦衣衛是外臣,東廠則搖身一變成為內臣,只對皇帝負責,不受任何牽制。 對比特偵組,有夠像。「不受任何機關監督」正是廢特偵組的官方理由。再者,特偵組與東廠相同,也是由檢察體系(正規軍)當中擇優組成,專辦高官、總統涉案的大案。 眉角:檢察總長由總統提名,而事實證明總統與檢察總長之間,有如「皇帝與提督東廠太監」那般貼近。他們翻越體制(朝廷)由特偵組檢察官開車,帶著總長進入官邸,向總統密報政敵的犯法證據。夠親信! 這一切都證明東廠、特偵組這種「職權特殊化」的組織繁殖設計,都反映出擁有最高指揮權的皇帝或總統,要嘛因為沒有安全感,要嘛因為貪婪而肆意濫權的醜態,但這是人性!古今未來,皆然。 民主與專制的差別:專制建立在「信任獨裁者」的基礎上,且不管因為甚麼理由而信任;民主則建立在「人民不信任政府」的基礎上。 站在民主立場,這種人性必然,加上權力私慾而造成的組織畸形繁殖,必須遏止!正規體制的可貴在,基於不信任的「層層牽制」體制設計;即便帝制時代,士大夫集團(朝廷)也會以成文或不成文的「祖宗法」牽制皇帝的為所欲為,這就是為什麼明成祖汲汲於越過朝廷,另立東廠的關鍵所在。 不分古今,掌權者都可能厭惡體制,企圖規避體制牽制。馬英九在國民黨中常會之外另立中山會報;6月26日法廣報導,由於《人民日報》罕見的介紹「政治局常委制的歷史」研判習近平將取消政治局常委,都是企圖規避體制牽制的例子。 特偵組支持者通常以特偵組能讓檢察官「放心幹、放膽幹」為由,但從組織管理角度看,這正是最可怕的部分;歷史證明當體制出現瓶頸, 導正體制誤差,卻動輒另立繁殖組織的做法,通常可以滿足統治者私慾,卻輕則敗事,重則亡國。 因為這個邏輯一旦實踐,必充斥整個體制。同樣以明朝為例,衛所兵制是屯兵制,合乎朱元璋「養兵百萬,不費百姓一粒米」的目標。後來,屯田被狗官豪強霸佔,士兵淪為佃戶,被虐待而大量逃亡。朝廷不辦豪強, 導正,直接改為募兵新制,從此軍需全靠朝廷而被迫加課重稅,以致農民造反,最後走向滅亡。 其實,小英大可不廢特偵組,坐擁超夯武器對付政敵,她卻堅持自廢武功回歸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