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罪有應得

罪有應得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鄭勝助   
2016/10/19, Wednesday

本(10)月七日:最高法院駁回馮滬祥所提性侵案的上訴,使台灣高等法院更六審處馮滬祥三年四個月徒刑的判決確定,該院總算為掉漆的司法公信力挽回一點顏面。

馮滬祥在接到檢察官要他依指定時間報到服刑時發表聲明。他直指這是綠色政府對他的政治迫害,他「將以從容就義的心情,為中國統一大業,樂於做此犧牲,並以此為榮」。說的是什麼跟甚麼,簡直莫名其妙,讓我即時想起,素受朋友敬愛的吳耀中畫家說過的一件事。他坐政治牢時,因他的受難罪名,得到其他受刑人的認同,蒙受意想不到的禮遇,且被尊稱為「賭國旗的人」(台語)。簡單一句話,充滿崇拜、仰慕等種種含意,深具震撼力,至今仍讓我印象深刻。 政治犯受到敬愛,對比另一極端,據說同樣服刑,最被瞧不起甚至會被凌虐的受刑人,就是性侵的強暴犯。一向道貌岸然,還立志要為他的祖國統一大業犧牲的馮滬祥,竟是一介斯文掃地的強暴犯。十二年前,他在自家強暴了菲籍女傭,他太太馬上付八十萬元台幣與該女傭和解,並代買機票送她回國,這本來只是諸多性侵案的其中一件而已,但被告是馮滬祥就有不同的意義。 一、 他是職業學生,俗稱「抓扒仔」,曾因考試成績不合他意,惹出台大哲學系事件。這事件鬧得很大,導致多位老師、同學失業或進警總。 二、 他是「愛盟」的成員,混得國外文憑後,回國在大學教書,當過新黨的立法委員,毫不念台灣情的大統派。 三、 陳水扁因言論自由罪名坐牢的告訴人就是馮滬祥。 四、 高院更六審判他有罪及最高法院駁回他的上訴,均因不採信他所謂女傭嫁禍於他,把他用過的套子中的體液塗抹在她的內褲之說,加上他太太的付錢和解、代買機票之舉,均被認定意在串證。而女傭的子宮頸驗到被告的精液,有如鐵證如山,任何人來當陪審員都應會做出被告有罪的認定。但是,要質疑的是,為什麼法院要費十二年才判他有罪定讞?為什麼更四、更五的法官還敢別有見地的判他無罪?顯示黨國的法院又再偏袒自己人,令我氣憤不平。好在政黨輪替了,小英也一再強調要司法改革,也許這讓最高法院回復清醒,給國人作了一個好的交代。 五、 以被告不是很複雜的犯情而言,馮滬祥只要不強辯,誠意認罪悔過,應可獲犯後態度良好的輕判恩惠,但他不此之圖,「靠勢」國民黨開的法院終究會維護他,卻料不到國民黨也有倒台的一天,證明司法要獨立,法院不能讓任何人有「靠勢」的期待,經過大家的努力之後,台灣司法絕對會有真正獨立的一天。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