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對立的台灣

對立的台灣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6/10/24, Monday
有關勞工周休二日及國定七天假的爭議,勞團於十九日集結在立法院門口抗議,北市產業工會秘書黃健泰批評,過去民進黨一直重視勞工權益,在該黨執掌立法權時,於今年四月出現大動作,將中國國民黨政府執政時的勞動部砍七天假的行政命令退回(不予備查),勞工重新獲得七天假,但是政黨輪替後,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開始遵循過去中國國民黨的老路,從勞動部、行政院到總統,都堅持將勞工七天假再次砍掉,根本是與中國國民黨如出一轍的做法。 目前民進黨與昔日的中國國民黨一樣沒甚麼稀奇,若是不一樣才是新聞,因為今日的民進黨及昔日的中國國民黨都是執政黨,都處在執政黨的立場思考問題。超過八百萬名的勞工都是各政黨所積極爭取的選票,至於勞工團體所爭取的合不合理,對社會的效應是否正面,則是執政黨該操心的事,在野黨不必理會。 勞工的七天假日對大企業或許影響不大,然而中小企業就不同,他們對工資的成本相當敏感。對於執政黨而言,經濟問題就是間接選票,經濟不佳,就會受到選民的抵制,所以除了勞工的直接選票外,還要思考經濟問題的間接選票。工時增加,勞工多花勞力,中小企業卻降低成本,只有執政黨會思考這個問題。 砍掉七天的假日是中國國民黨執政時發生的,元月分的總統大選就已經知道民進黨即將執政,若不去變更中國國民黨留下來的政策,大家還是怪中國國民黨,將帳算在民進黨頭上的人不多,偏偏民進黨在二月一日掌控立法院之後,於四月恢復七天的假日,掌控行政權之後又砍掉七天的假日,勞工團體才反彈那麼大。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初期還帶有在野黨的習性。 年紀比較大的人都知道,日治時代勞資幾乎是一體,勞方將工廠當作自己的,資方也將勞方當作自己的家人,相當照顧,六0年代初期,筆者接觸台電員工的家屬,發現他們稱台電公司為「我們公司」,連家屬都這麼稱呼,員工更不用說,將整個公司當作自己的。一般私人機構也如此,在這種環境下,很少出現勞資糾紛。可是後來逐漸形成勞資對立,而且越來越嚴重。 台灣最引以為傲的是由獨裁走向民主,沒有經過流血的革命,有人稱它為「寧靜革命」,只是它是福是禍還很難講。台灣雖然沒有經過流血革命,但延續了數十年的抗爭,民運人士與獨裁政權對立,雙方都遊說民眾,將對方形容成魔鬼,抗爭與對立變成台灣社會的特色。政治民主化之後還繼續延續,且範圍不侷限在政治議題,各種行業都會出現。 日本由獨裁走向民主沒有經過抗爭,而是因為戰敗而由列強幫他們寫一部民主政治的憲法。終戰初期日本各階層沒有出現對立的問題,勞工還是將工廠當作自己的,資方也相當照顧勞工,更沒有跳槽的問題。那一段時期日本的生產力相當驚人,讓美國覺得是相當可怕的對手。後來出現農運及工運,各階層也出現對立的問題,但沒有台灣那麼嚴重。 任何糾葛都很難分辨出絕對的是非,可是對立的兩方都會將對方當作魔鬼,自己則扮演正義之神。最初對立是來自於政治運動,後來漫延到各界,讓台灣人人引以為傲的「寧靜革命」,也許是禍不是福。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