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臺灣光復節?臺灣再淪陷日?

臺灣光復節?臺灣再淪陷日?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許建榮   
Wednesday, 26 October 2016

歷史學者李筱峰教授在20161025中華民國政府官方的「臺灣光復節」當日,在臉書上直言:「1945年的今天,陳儀在台北『公會堂(後改稱中山堂)』代表盟軍接受日軍投降,這張照片就是當時的場景,當天中山堂的受降典禮上面,掛出聯合國主席團中、美、英、蘇四國的國旗,而上面還掛有聯合國旗,會場兩旁牆上還掛有四國元首的肖像。這種佈置,再次說明日本是向聯合國盟軍投降,不是單獨向中華民國投降。換句話說,這是一次暫時的軍事接管。所以把這天說成『光復節』,不符合史實。」

李筱峰教授還原歷史的貼文獲得網友廣大的迴響。坦白說,在日本統治時期,的確有不少反日的知識份子對「祖國」有所期待,其中,又以《臺灣民報》系統的知識份子為最大宗。日本學者若林正丈分析日本統治時期時,臺灣反日的知識份子大致可分為祖國派、待機派、一島改良主義派、臺灣革命派。其中,祖國派與待機派均屬中國認同,而且也是人數最多的知識份子。 在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之際,許多反日知識份子認為臺灣應重歸祖國懷抱,只不過,1945年10月25日至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之間,臺灣的知識份子對於祖國的期待轉為失望,貪污、特權、腐敗、專斷、通貨膨脹、民生蕭條等等,所有的憤怒與失望都在二二八的反抗中發洩出來。 同時,許多原本是期待祖國的反日知識份子,也在二二八事件中慘遭祖國殺害。例如,人民導報社長王添灯、臺灣新生報高雄印刷廠主任林界、臺灣新生報嘉義分部主任蘇憲章、臺灣新生報台中分部主任吳天賞、民報創辦人廖進平、臺灣青年主編陳炘、民報社長林茂生、人民導報前社長宋斐如、臺灣新生報總經理阮朝日、臺灣新生報主編吳金鍊…等等。 尤其,反日報紙《臺灣民報》最重要的金主之一林獻堂,在戰後,1946年擔任臺灣省議會參議員;然而,1947年二二八事件讓林獻堂徹底對祖國絕望,因此前往他終身對抗的日本定居而終。 二二八事件之後,就是長達40年的白色恐怖統治與貪污腐敗,國民黨在這段時間不斷以「中華民國」之名打壓臺灣人以及民主、人權與自由。截至目前為止,即便國民黨失去政權,國民黨依然對內以「中華民國」、「臺灣光復」為名欺壓不同的聲音與認同;然而,遇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卻又被國民黨收起來。 坦白說,臺灣人並不厭惡「中華民國」這個國號,而是,國民黨自從1945年10月25日以來,一直以「中華民國」為名打壓臺灣人的手段,讓臺灣人討厭「中華民國」與國民黨。國民黨的所作所為,當然讓不少臺灣人認為,光復節根本不是光復節,而是臺灣的再淪陷紀念日。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