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三個「英勇」的歷史場景

三個「英勇」的歷史場景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李筱峰   
2016/11/22, Tuesday
清朝末葉開始推動「洋務運動」,康、梁等人倡議變法維新,守舊人士群起反對。有一位認為「祖宗之法不可變」的大學士徐桐,瘋狂反對洋務運動,逢「洋」必反。有一次,他家門前出現一幢洋樓,為了避免看見這幢討厭的洋樓,他從此把正門封死,只從後門進出。徐桐對維新人士深惡痛絕,卻對當時標榜「扶清滅洋」的「義和團」讚譽有加。義和團痛恨洋人洋物,連戴眼鏡的華人也被扣上「三毛子」之名加以痛打。義和團奮不顧身,捨生滅洋,英勇極了!但是這群逆潮流而行的反動集團,最後並沒有滅洋,卻讓滿清滅亡了! 鏡頭轉到一九三五年的台灣,這年四月中部發生大地震,有一位苗栗公館公學校的學生詹德坤,被壓在倒塌的房屋瓦礫堆中受重傷,他被送到臨時治療所時,仍堅持不講自己的母語,理由是日本人都說國語(日語),他是忠貞的日本皇民,一定要用國語交流。翌日凌晨詹德坤病危,臨終前他告訴父親想見導師,想唱︿君が代﹀(日本國歌)。最後詹德坤在雙親、老師的陪伴下,勉力唱完日本國歌死去。這個「皇國少年」的事蹟,被編在一九四二年四年級的「國語」課本中,做為「教育」台灣小孩的「皇民化」教材。 看完前面兩個歷史場景,我想到現在正在進行的場景(將來必成為歷史場景):立委劉世芳質詢提議關於陸軍官校校歌歌詞目前還在唱「黨旗飛舞」,這種「黨軍」時代的校歌應該修改,以符合民主時代的國軍。不得了了!一群受「黨化教育」的「國軍」(不,應說是「黨軍」)軍官集體抓狂了!有一位「義」憤填膺的軍官在網路上揚言:「你敢動我校歌一字,一命償一命!」這位以前發誓要消滅共匪的軍人,無能實踐當年誓言,現在卻將這種勇氣拿來對抗台灣的民主潮流!看來,只是改校歌歌詞就如此「英勇」,如果真要制定正式的「中華民國國歌」(不再由中國國民黨黨歌代理),恐怕會有更多人「殉道」!愛國?愛黨?於此立判。 從徐桐、詹德坤,到「一命償一命」的軍官;從義和團、皇民少年,到黃埔健兒,雖然時空不同,但其本質與心態則一致,都是傳統教條或政治洗腦下的「制約反應」,洗腦思想成癮,膠柱鼓瑟的意識形態,使他們無法與時俱進去接受新事物新思想,甚至有著捨身殉道的宗教式狂熱。古今內外所有改革的阻礙來自三種人:既得利益者、既得習慣者,及既得觀念者。其中既得觀念者的反改革強度最大,誠如凱因斯所說的「要改變一個人的思想,比拔牙還痛苦」。 但是,在民主潮流裡,我們是順流而行,或悍然自毀呢?民主自主的台灣軍人,不要再當日本皇軍,也不該是黃埔黨軍,而是民主國家的國軍。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