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不要讓願景消失

不要讓願景消失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10 February 2009
      台灣原住民詩人瓦歷斯.諾幹有一首詩:〈希望工程〉,反映一位小學教師的夢想。在開學的時際,不知道分佈在各個縣市的教師們是否也有這樣的憧憬? 「我希望:台灣的孩子/擁有飛鳥,溪流和綠蔭/而非要求一致的藤條」    不體罰時代是民主化運動相呼應的教育信條,但詩人希望的更多,更為正向。飛鳥、溪流和綠蔭,象徵的是自然。都市化和工業化時代,玩具取代自然,兒童的心性被制約在商品消費裡,被要求一致的秩序律令籠罩在孩子的心靈,但教育不應該這樣!「我希望:台灣的人民/擁有森林,愛和自由/而非為國家服務的律令」    離開學校,進入社會,成為國家的份子,權利和責任並具。一個公民,承擔了更多政治意義。在戒嚴專制的時代,統治權力以國家壓迫人民。這樣的歷史裡,詩人的希望更讓人感到珍貴。這已不只是教師對學生的祝福,而是詩人對社會的祈願。「每一個早晨/讓誕生的希望工程/引領台灣的腳步,向前走」    這是一九九年代初期台灣社會的政治改革氛圍,那時候,結束戒嚴統治不久,民主化的進程描繪台灣的動向,人們的期望與追尋充滿願景。    是台灣的孩子,一個新興國家的希望工程。詩人的夢想,教師的口吻;教師的夢想,詩人的口吻。這樣的夢想和口吻,曾經是一九八八到二○○八,二十年持續的希望工程。    這樣的希望工程還存在嗎?中國國民黨的政權走向顯示向中國傾斜現象,是一個民主化國度向專制性國度的反逆發展,是自由向不自由的倒退化。一切只為了中國性,只為了反台灣。    引領台灣向前走的力量曾經存在於許多人的心願裡,這樣的文化思維應該再被召喚出來。(作者李敏勇,詩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