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分裂的台灣

分裂的台灣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6/12/15, Thursday
韓國(南韓)的國會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朴槿惠的彈劾案,三百位國會議員當中,有234位贊成彈劾,只有56位反對,一位棄權,其他為無效票,代表執政黨的國會議員多數人贊成彈劾。這種現象絕不可能在台灣發生,台灣雖然也出現過執政黨國會議員反執政者,但人數很少。也有人認為韓國執政黨內部就要推翻朴槿惠,它屬政治鬥爭。問題是台灣也一樣有政治鬥爭,就是沒有人有那份能耐使執政者全面垮台。 在台灣的政治領袖必定會有一群無條件的支持者,所以不可能全面垮台,況且朴槿會所犯的錯誤若出現在台灣,也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目前被發現的只是朴槿惠的友人利用特權產生弊端,還沒有直接證據顯示朴槿惠也介入弊端,這種情況在台灣會以「罪不及妻孥」一句話帶過,可是在韓國不只國會議員不放過她,連民調都跌到4%。在台灣連搞得天怒人怨的馬英九都不會出現那麼低的民調,其他人更不用說。 台灣很容易出現對立,多數政治人物只有立場,沒有是非,所以會出現這種現象,是因為長期累積的效應。台灣人以前受到外來獨裁政權的殖民統治,經過長期的奮鬥才終結殖民統治,其過程當然出現外來勢力與本土勢力的對峙,雖然沒有武裝革命,卻歷經長期的群眾運動,因而產生對立的社會。政治民主化之後,對立的現象並沒有消除,本土人士要取消獨裁統治年代留下來的不公平制度,外來勢力則要捍衛他們的既得利益,在民主政治的環境下,對立狀態越演越烈。 台灣社會的對立始自政治問題,但抗爭的習性卻也帶動各種活動的對立。就以近日出現的婚姻平權問題為例,它並非政治議題,本來沒有對立的糾葛才對,只是它絕不可能和解,一則雖然它不是政治議題,但有政治力潛伏其中,鼓動鬥爭,一則台灣社會已產生對立的風氣,容不下對方,雙方都以自己為圓心來畫同心圓,對方當然會覺得自己被邊緣化,圓心的位子不同,必定會出現這種現象,支持同性婚及支持異性婚的人都覺得被對方霸凌,當然沒有和解的空間。 韓國的情況就不同,他們雖然也歷經日本外來政權的殖民統治,造成以對立的態度面對日本,可是在日本的殖民統治後,國內政壇並沒有外來勢力與本土勢力的爭執,因而沒有對立的問題。可是韓國歷經獨裁統治,所以人民對執政者的言行相當敏感,若是執政者不佳,被趕下台變成全民的共識。因為他們沒有本土勢力及外來勢力的對峙,造成政治領袖所擁有的「保皇黨」人數有限,起不了風浪,所以促使朴槿惠下台的聲音難以抑制。 在台灣潛在本土勢力及外來勢力的對峙,多數政治人物為了選票都不承認兩大勢力對峙,造成這種對立變成潛伏型,不容易浮出檯面,可是任何一方出問題時,這種潛伏勢力就會捍衛己方出問題的政治領袖,且會找出很多理由來解釋己方政治領袖的正當性,所以不可能像朴槿惠那樣一面倒的頹勢。 台灣有人主張「和解共生」,這是不可能的,強者要將弱者殲滅,永遠都不會和解。近日外來勢力瀕臨解體,對立的情況好像會消失,事實上沒有那麼容易,因為中國一直對本土勢力掣肘,保護外來勢力成長,短時間內對立的生態還不會消失。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