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讓我們對抗這樣的NCC與這樣的媒介

讓我們對抗這樣的NCC與這樣的媒介 PDF 列印 E-mail
2009/02/10, Tuesday

        NCC提出了衛星電視法的新處罰方式,即將大量增加政府介入媒介的方式,幾乎成為思想檢查的新警總。而回首過去這段時間,政府早已透過用納稅人的錢購買新聞吹捧自己、發公文恐嚇媒介及網路部落客違法等方式來箝制新聞與言論市場,台灣的媒介從解嚴百家爭鳴的市場導向新聞,逐漸邁入自我設限噤聲的新時代。

        由新聞傳播教授們們所組成的委員會,雖然規避了大法官釋憲批判的比例代表制而重組,但從這屆NCC的表現看來,NCC 委員會實務上根本是新黨國控制的工具,成為比戒嚴時代更嚴重的新警總。從NCC刻意公布三立、大話是被閱聽人申訴最多案件來看,申訴不等於有罪,NCC公布這種數字就像學生作弊一樣故意公布,明知道檢舉案可能是政黨發動的政治鬥爭,竟然還用這種數字來構陷特定電視台,形成寒蟬效應,電視台在這半年NCC重金開罰之後,早就因此設限言論,只敢批評民進黨與陳前總統,不敢批馬英九馬以南,戒嚴時代的警總還自知理虧,當代的NCC以知識份子自居而做為政治工具,只能感歎士大夫無恥!

 

        再從NCC網站的檢舉資訊來看,半數都是匿名檢舉,而且竟然連EMAIL檢舉也算,這些檢舉未來竟要做為停播頻道或節目的參考,這真是明朝東廠再現,毫無道理!我們明知道有政黨發動網軍來匿名檢舉,而NCC卻配合執政黨打壓異己,故意公布無效度信度的匿名檢舉件數整肅特定節目,公布檢舉案件根本就是不公平的作弊行為。

 

        NCC 裡面這些新聞系的老師們,以前在課堂上告訴新聞系學生、研究生要公正客觀信度效度講得義正辭嚴,但沒想到老師們換屁股換腦袋,老師進入NCC之後,竟然成為執政黨壓制言論的兇手,用懲處及停照、罰金來限制政論節目的言論自由,竟然要進一步來管媒介的言論內容及思想公正與否。

         愛德華薩伊德曾說,在我們的時代,個體意識被大量組織和包裝過的資訊轟炸甚至於窒息,這種轟炸最主要目的在於要形成一種不加質疑的接受態度,一種集體的被動性!凡是政治認同受到威脅的地方,文化都是抵抗滅絕和抹拭的方法,文化是記憶抵抗遺忘的一種方式。而控制媒介即進一步有機會控制民眾的思考。在此,我希望所有接受廣告新聞等文化符碼的閱聽人,讓我們一起對抗台灣人特有的這種未加質疑的接受態度,讓我們一起對抗我們四百年來所養成的集體的被動性!讓我們對抗這一波政府的媒介控制!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