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公投命題的要命眉角:是非題?選擇題?

公投命題的要命眉角:是非題?選擇題?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范姜提昂   
2017/01/10, Tuesday
公投法修正案已經交付協商,當可寄以厚望。可惜,看各家版本,重點大體上都擺在降低「鳥籠公投法」的鳥籠門檻問題;卻都忽略了顯然已經習慣成自然,卻在實務上,早就被證明存在太多操作空間的「命題方式」問題。絕非危言聳聽!公投命題採「是非題」或採「選擇題」很可能會有致命性的不同結果! 由於現行公投法第30條規定:「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即為通過」,與「公投結果」相關的關鍵詞是「同意」及「通過」,因此,命題必須採用是非題:「你是否同意」。會這樣規定是因為「公投法」自始建立在「複決」的基礎上﹔意思是「計畫這樣做,你是否同意?」。其實,首先要強調的是,公投法的憲法依據是現行憲法第二條:「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而非第17條及第27條的創制複決權。 創制複決權不等於公投權,公投行使國民主權! 很清楚,孫文理論的「創制複決權」是由國民大會間接行使,且要「俟全國有半數之縣市曾經行使創制複決兩項政權時,由國民大會制定辦法並行使之。」,所以,創制複決權並不等於公投權。公投,乃國民「行使國家主權」的一種形式,位階最高。公投權涵蓋創制複決權,創制複決權卻無法涵蓋公投權! 因此,公投法第30條以「複決」概念使用「同意」這個關鍵詞,以致必須以「是否同意」的方式命題本身,是「悍然窄化」公投權,極不妥當!而依據實務經驗,是非題確實存在操作空間,以概念最清楚的「獨立公投」為例:這麼大的事,無論依據新公投法或制定特別法,若沒有規定令人心服的投票率門檻,萬一投票率太低,其正當性必遭質疑,甚至引爆社會衝突。而既然設有門檻,統派就可以發動不投票運動,而發動「不投票」會比發動「投反對票」容易! 再者,「是非題」常被拿來大玩文字遊戲,譬如核四公投爭議,當年的中央選舉委員會就曾以新聞稿說明:公民連署公投的「主文命題」必須「改變現狀」才有意義;說政府既然要「續建」,那麼公民連署的題目就應該改為「是否同意停建」。令人好奇的是,當時國民黨到底在怕甚麼?原來他們是怕,若「是否同意續建」被否決,會產生「不同意續建核四」印象,對國民黨不利。嚴格說,這理由有點扯,卻與台灣選舉文化相當。 改採選擇題,只有各自衝高票數一途! 總之,以是非題命題,必衍生詭異現象,包括:主張核四「續建」者,會主張以「是否停建」命題;而主張「停建」者,則會主張以「是否續建」命題。以此類推,主張台獨者,會有人主張辦統一公投;主張統一者,會有人主張辦理獨立公投,都說這樣會比較有利。不管真正有說服力的科學解釋為何,這些現象已經足以證明「是非題」確實藏有很寬鬆的想像與操作空間,說不定,還有更大更炫的花招尚待開發? 反之,若修法改成選擇題,想贏,只有「各自衝高票數」一途!因為即使重大議題設有投票率門檻,若膽敢發動不投票運動的話,會造成己方得票數過低,難看,又拉低長期氣勢,自然不敢像是非題那樣,肆無忌憚不投票。 具體言之,題目若為是非題:「你是否同意停建核四?」則「主張續建」的人若不投票,可能會被解釋為「不同意停建」甚至被解釋為主張續建。所以「主張續建」者不主張以「是否同意續建?」命題,而愛死「是否同意停建?」。 但若改為選擇題:「你認為核四應該續建或停建?」則同樣「主張續建」的人若同樣不投票,其後果,並不會被解釋為「不同意停建」,而會被解釋為「沒意見」,而且會很要命的,實質降低「主張續建」者票數,甚至輸掉。這真是天差地別!證明以「是非題」命題,操作空間太大,改採選擇題則相對明確清晰。 民主老仙角〈脫歐公投〉採選擇題 民主老仙角英國,六月剛辦完「續留或脫離歐盟」公投,就是採用選擇題!題目是:聯合王國應當續留歐盟「或」應當退出歐盟(Should the United Kingdom remain a member of the European Union or leave the European Union?)?另外,紐西蘭新國旗公投也是。再者,核四處置方案豈止「續建」「停建」兩種選擇,至少還有第三方案:「續建而不商轉」,若採是非題,如何涵蓋三種以上方案?改採選擇題就沒有這個問題,而且清清楚楚。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