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吳淑珍說出了我的心情

吳淑珍說出了我的心情 PDF Print E-mail
Wednesday, 18 February 2009
     「被最好的朋友出賣是什麼感受?」這是前第一夫人吳淑珍二月十日在台北地方法院應訊時,說出的一句話,她有感於被多年好友蔡美利出賣而傷心,所以忍不住問:「最好的朋友也騙我,不知怎麼形容?」     吳淑珍這些話,不正好說出了我的心情嗎?這不也正是許多長期支持阿扁的人在扁珍家族的海外密帳曝光之後的心情嗎?    陳水扁曾受到吳淑珍的鼓勵,從擔任美麗島事件被告辯護律師崛起,開始參與民主運動,擔任民意代表、市長,與一黨專政的國民黨外來統治集團對抗,深獲愛好民主、追求獨立的台灣人民的支持。甚至漸漸建立其在民眾心中的領袖地位,終而風雲際會坐上總統寶座。然而,這個在許多綠營民眾心中本該清廉自持的家庭,竟然爆出了海外洗錢,存款達十幾億元的消息(阿扁在記者會上也道歉承認「做了法律不容許的事」)。許多綠營朋友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的心情,借用前面吳淑珍的話來表達,最貼切不過了。有人說,當我發現我們的領袖竟然利用我們「追求獨立、愛好民主」的熱情與理想,來讓他的家庭致富,怎不心碎?    回想廿八年前(一九八一),阿扁首次參與台北市議員選舉,我和作家曾心儀應邀擔任其文宣總策劃人。當時吳淑珍要給我酬勞,我斷然婉謝說:「我不是來幫你老同學(她是我在曾文中學的同窗),也不是來幫阿扁個人,我是來和阿扁合作一起為台灣打拚的。如果以後阿扁背離了我們的理想,我是會批判他的,所以不必給我錢。」阿扁從那一次之後,開始步上政壇。此後的每一次選舉,不論是選立委或市長,我沒有一次不助選(寫傳單或助講,只是參與程度深淺不一)。其間,我也曾幾次因不滿阿扁的言行而對他有所微詞,阿扁也曾為文回應,但都止於意見之爭,吵過之後,我仍繼續參與助選。現在那些罵我不挺扁的朋友,沒有人比我有更悠久的「挺扁歷史」。正因為如此,吳淑珍前面那句話就更加讓我心有戚戚焉!然而,還有更令我傷心難過的,分述如下:    其一、扁珍家庭的弊案,不僅讓綠營士氣潰散,透過藍媒的渲染,讓許多原本就沒有台灣意識的人誤以為台獨運動的人都很會搞錢。這是對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致命傷害。    其二、國民黨習慣利用司法進行政治鬥爭,「嚴綠寬藍」的司法環境,在進行扁珍弊案的司法程序中所明顯表露出的粗劣手法(例如,竟然可以中途將不中意的法官換掉),讓人民對司法的信心更加破滅。    其三、扁案進行中所顯現的司法不公,引起孔傑榮等國際學者多人關切。但他們是就司法程序而言,卻被少部分扁迷說成「挺扁」?對司法不公的批判和挺扁是兩回事。綠營竟然有人邏輯如此錯亂,怎不難過?況且其中還有我的好友。    其四、致靚珍三人都已部分認罪,海外洗錢鉅款也都屬實,但綠營有少部分人還在替這些鉅款找藉口,說成是吳淑珍在為獨立建國籌資金(不要忘了阿扁說過「制憲正名是在自欺欺人」)。這樣的扁迷,和那些「蔣介石、馬英九永無錯誤」的藍營心態何異?綠營也這麼不講是非,如何號召民心?    其五、更難過的是,現在還在挺扁的人,竟然以是否挺扁作為檢驗真台獨的惟一標準。我這個自中學時代就反抗國民黨、長期宣揚台獨理念至今不停的人,卻被打成國民黨抓耙仔!個人受辱無妨,台灣獨立建國必須背著扁珍家族的包袱當作法寶才能走,台灣能走到哪裡?我真死不瞑目!(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http://www.jimlee.org.tw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