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柏楊、楊逵到阿扁……

從柏楊、楊逵到阿扁……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09/02/18, Wednesday
當柏楊在綠島服完九年多黑牢而返台的第一篇「重出江湖」作品,是發表於我所主編之雜誌上,歷盡滄桑的柏老將這篇文章名為「不合時宜的寫作歷程」,由於係公開見載於媒體上,旋即引發海外華人社會的重視,當然也觸動國內情治單位之側目!

同一年,因為不識時務在報端發表「和平宣言」而繫獄十載的楊逵,由於他在中央副刊寫了「我有一塊磚」,透露想在東海花園捐地建造文化活動機構,藉此拋磚引玉「讓孩子他們能夠在那塊沒有污染的花園裡創造與享受健康的文化成果。…」年少輕狂的我遂運用在兼職基金會的總幹事之便,在他七十二歲生日那天,假青年公園辦場園遊會為其募款,事後楊逵曾撰述「老園丁的話」予以追記。
上述兩件陳年往事,都是台灣解嚴前十年的戒嚴時期活動,前者讓我被國民黨文工會盯上,當時的政治氛圍是「以黨領政」,文工會儼然是新聞局與傳媒之「老大哥」,因此,在刊出柏老重獲自由的大作後,文工會便有兩位高幹上門「拜訪」雜誌社,這種動作導致我另謀出路往報社發展;而後者之共襄盛舉楊逵的間接效應,則係慘遭調查局與警總等特務系統鎖定!若非當年還是「拓荒者出版社」老闆的呂秀蓮熱心通報而提高警覺,恐怕早已步上柏楊、楊逵的後塵去唱「綠島小夜曲」了。
這些本該不足掛齒的塵封往事,何以會在此時此刻重提?主要是阿扁淪為階下囚後,本著路見不平的脾性而自發性呼籲各界伸援,從捐助「阿扁加油」黃絲帶、「壓不扁的玫瑰花」白玫瑰到協助《台灣十字架》之發行、與生日前夕安排柯建銘、紀政兩位新竹同鄉送上賀卡,再辦場沒有壽星的暖壽餐會,邀請章天軍、阿生、蔡丁貴、金恆煒、陳昭姿、楊基銓夫人與會聲援,結果遭致不少關切和冷嘲熱諷!好像我是活得不耐煩了!因此,迫不得已舉出辭世的柏老、楊逵等忘年之交結緣始末,證明一下「其來有自」。
事實上,扁與我從來沒有過從甚密過,嚴格來說還僅止於點頭之交而已!儘管一九九四年專訪過他的日文特稿曾揭載於「Nikkei Business Weekly」而讓東瀛朝野首次完整認識其原貌!此文還被阿扁原版複製轉載到《台灣之子》第十四頁圖片內;但彼此毫無互動,甚且在「尹案」與「拉法葉案」上認知不同,據傳扁還不甚諒解我呢!不過,個人之間觀感可以擺一邊,台灣的利益與台灣人不會像柏楊形容醜陋的中國人「人不炎涼不世情」,台灣人是「一貧一富,乃見交情;一貴一賤,交情乃見」,我既然會在卅二年前幫楊逵辦過生日園遊會,豈會在這台灣關鍵時刻袖手旁觀?否則,可真會被看扁!( 21/ 02/ 2009 綠色短評)

最後更新 ( 2009/02/26, Thurs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