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講tio̍h台灣的人權,會見笑死!

講tio̍h台灣的人權,會見笑死!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李南衡   
2017/03/03, Friday

二月底,台灣的各種新聞媒體攏teh報導一件「移工的悲歌」,講有來台灣的移工淪落變作奴隸工十四年,一日操十五點鐘無人問。看tio̍h實在心會酸。有一位印尼查某囝仔阿芳(化名)十六歲的時,向印尼當地的仲介借大約新台幣三十外萬的印尼錢,接受看護工的訓練,十四年前伊十七歲的時離開抵仔度晬的囝仔,一個人來台灣beh照顧顧主破病的阿嬤。事實上是連見tio̍h顧主破病的阿嬤一面都無,tio̍h hông強押去高雄岡山「筌聖老家」豆干加工廠,自按呢過tio̍h烏天暗地的日子,一晃tio̍h是十四年。伊干單領tio̍h基本工資,透過台灣的仲介滙錢轉去印尼,仲介報作偷走的外勞,騙伊若乖乖繼續繳仲介費,伊tio̍htàng一直工作thàng錢,臭彈佇外面關係足好,若想beh逃走、報警,in攏隨時會知。而且伊一下到台灣,證件隨時hông扣留去,每工早起六點作工到暗時九點,無歇睏日無加班費。幾年後伊才kah仝款hông騙來台灣的印尼查某同鄉、一位菲律賓、一位越南查埔人四個人軟禁佇工廠二樓。每遍警察局抑是勞工局來巡查,干單會tàng針對工廠,若是beh看辦公室、休息室等其他所在,tio̍h有搜索票。事實上beh kā奴隸工藏起來那有啥困難?幾位奴隸工驚hō͘頭家罵,而且無想講有人會來解救in,所以逐遍聽頭家指示bih起來。

頭家每個月干單hō͘阿芳in幾個人一點仔零星錢,阿芳一箍銀都m̄甘開,儉到有够kā工廠的工人買一枝手機仔,發簡訊轉去印尼向翁婿哭苦,厝裡的人才知影阿芳佇台灣是一名奴隸工。去向台灣駐印尼代表處報案,代表處才透過高雄市警察局外事科會同岡山分局展開營救。In去查幾遍攏查無。Chit遍有搜索票,「筌聖老家」驚tio̍h才kā四個人交出來。當印尼女工看tio̍h來救in的女警察,kā攬tiâu-tiâu哭講:「阮等恁足久ah!」人in tio̍h是為tio̍h beh加thàng幾錢錢才來台灣作工,咱無kâng加倍疼惜都真害ah,那會使kâng苦毒虐待到chit款!   二月二七,「筌聖老家」頭家蔡嘉娉說明講,「chit幾工媒體的報導,是舊年(民國105年)一月底發生的代誌。」哇!代誌koh-khah嚴重,chiah大條的代誌是按怎舊年無人報導,是啥人kā掩蓋起來?高雄市勞工局有替in向筌聖老家請求十四年來時間外的工錢抑無?有去查姓楊的仲介猶犯過幾件亂報移工偷走的案件抑無?全台灣各縣市勞工局有去查類似的案件抑無?筌聖老家kah仲介犯tio̍h販運人口的罪,筌聖猶koh犯tio̍h妨害人身自由,超時作工無加工費虐待勞工、僱用偷走勞工等等的罪。高雄市政府勞工局、高雄地檢署、高雄地方法院,若無好好辦chit-ê案,講tio̍h台灣的人權,會見笑死!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