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拆除?不如順勢重新定位

拆除?不如順勢重新定位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范姜提昂   
Friday, 31 March 2017
中正紀念堂轉型正義的終點在:蔣介石銅像移除後,紀念堂這個建築如何重新定位?有人主張從「紀念獨裁者的空間」轉變成「民主象徵的國會」;換言之,沒有重新定位問題,直接摧毀,再用國會新廈覆蓋蔣介石。 自由概念涵蓋園區 這樣做或許確能解決國會需要新廈的現實問題,又能出口氣,是很痛快的事。但這讓人想起二二八導火線「緝查私菸事件」引爆地,台北市南京西路189號,2005年就被拆了,改建大樓。事後,當地耆老與文史工作者覺得不妥,特在原址三樓重新開設「天馬茶房」,並在店內陳設史料照片。還有,2012年有人發現,市府煞有介事立碑,卻立錯位置。 可見不分官民,國人歷史感有時似乎難免凸槌,可能瞬間令人扼腕。面對「中正紀念堂」如此龐大的象徵性建築,若直覺認為拆了最好,則相同邏輯,當年開槍射殺群眾的行政長官公署,現在的行政院大廈,豈不也是拆了最好?顯然不是。 中正紀念堂園區就市民生活而言,兩廳院才是重心!而且兩廳院之間的廣場和寬廣的台階,還曾經是野百合學運的主舞台,促成廢除臨時條款,終結萬年國會,立下台灣民主發展史上極關鍵的里程碑。 其實長久來,園區已非「蔣介石概念」所能全盤涵蓋。從堂內往外看,外頭世界已經進行好幾波「地方包圍中央」,而第一個淪陷的就是大門口「大中至正」匾額,被扁政府換成「自由廣場」之後,就再也沒有掛回去。 從此,隨著社會進化,「自由廣場概念」逐漸覆蓋「蔣介石概念」。日前文化部鄭麗君部長宣布,蔣介石相關商品、文宣和紀念歌都要下架,可視為「蔣介石概念」的進一步限縮,形勢既成,莫之能禦。 順勢而為就對!當初或許誤打誤撞,如今「自由」已成為統合整個園區的空間總概念。市民生活角度的真正主體:兩廳院,音樂戲劇無不將創作「自由」視為第一生命,這一點也鞏固了「自由」概念在園區內涵中的骨幹地位。 留著才能記取教訓 於是我們何不用「自由」這個空間總概念凝視「中正紀念堂該如何處置」這個問題?當有一天,重型器械終於吊起蔣介石銅像,我們會發現這個儀式性動作本身,最為驚心動魄!也最能永垂不朽!而當銅像被移走後,我們把視線轉回到蔣介石端坐過的銅像基座,空蕩蕩,我們會有一種去掉枷鎖的解放感,甚至情不自禁高呼:自由!自由!不自由,毋寧死! 這時若緊接著把整個建築拆了,那就結束了,銅像基座沒了蔣介石的「自由空間感」因為失去建物,反而消失了!轉型正義要做的「記取教訓」也成為無形!柯文哲說得沒錯,留著。 但柯文哲也有錯!銅像不能留,所有黨國元素裝置,以及仿自紫禁城的帝王概念設計也都不能留。要留的是堂內只剩銅像基座,一種「去掉偶像」之後所形成的寬闊空間感:自由!這是自由殿堂,沒有偶像、沒有框架的「空白」殘留,讓後世的子孫或導覽者,為了解釋為何空無一物,他們將回顧二二八事件和轉型正義,他們將不斷提醒,自由得來不易! 不要有任何偉人?或偉人們?取代蔣介石,只會引爆更大爭議。衛兵繼續執行任務,守衛沒有偶像的自由殿堂!民主呢?隱含在自由概念中:自由是目的,民主是手段。至於如何表現空白自由意象,及其蘊藏之無限創造力,有請藝術家。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