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小老百姓能怎麼辦

小老百姓能怎麼辦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敏洪奎   
Thursday, 01 June 2017

不久前去世的傳播界名人汪笨湖,主持節目有一句口頭禪「重點來了」。每逢和來賓談到值得注意處,即加重語氣說上一句,提醒觀眾用心聆聽。

本年4月間,媒體報導一則以47刀殘殺女友,反被法院愈判愈輕的新聞。死者母親無奈地說:就算對宣判不滿,自己只是小老百姓,又能怎麼辦?這一「小老百姓能怎麼辦」,真是如汪先生所常說,確是重點來了。 一個奇異現象是,威權時代早已消逝,台灣也幾經政黨輪替,然而大權在握的公職人員之目無人權,任意欺凌、恫嚇與限制人民,仍是司空見慣;所謂人權立國,似也只能掛在政客嘴上而已。此中癥結所在,即是廣大庶民仍普遍存在「小老百姓能怎麼辦」,一切逆來順受任憑霸凌的心態。 以下試舉三例證供諸君參考: 例證一:約莫八年前,有年近六十民婦控取路旁兩株波斯菊,另一年逾五十的卡拉OK女老闆被檢舉違法侵權,結果二女都被警察上銬伺候。前者是現場上銬,後者是留置(亦即拘留)一夜後,上銬移送法院。 例證二: 規範捷運交通的《大眾捷運法》,有規定不准在站內從事商業行為,如募捐、推銷等等。立法原意,顯然是意在防範危害站內安寧秩序。如今購買商品在站內「面交」,也被台北捷運公司視為商業行為,犯者要科以最高7,500台幣罰金,是明顯曲解立法精神,踐踏人民權益。如果再將這一邏輯繼續推廣,則只怕將來兩人在站內談生意,都會被視為商業行為科罰。 例證三:曾轟動一時的媽媽嘴命案民事部分,高等法院認為咖啡店老闆股東也涉及民法「僱用人未盡監督注意的責任」,須與謝依涵連帶賠償喪家368萬台幣。但民法所稱監督責任,恐也是很難界定也更難執行。僱主可以監督職員工作品質、工作態度,但有何權力又有何義務干預職員和顧客的交往互動? 試想: 如果挖取波斯菊民婦和卡拉OK女老闆,都敢於控告警察執法過當,並提出賠償精神損失要求,也敢於要求警政首長出面道歉,不怕把事情鬧大? 如果因在捷運站內「面交」而受罰買賣雙方,也敢於拒繳罰款而打官司,打到釋憲也在所不惜? 如果媽媽嘴老闆敢於對不合理判決做出反擊,告該高院法官一狀? 如果能出現上述各項如果,今後各部門公職人員,應該會比較尊重人民一些。只有人民不懼怕政府時,政府才會懼怕人民。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