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監察院並非太上皇

監察院並非太上皇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Tuesday, 01 August 2017
反年金改革團體日前找上監察院,期待監察院能解決軍公教退休人員年金改革問題。有很多人認為監察院可以解決所有問題,連監察委員也有人這麼想。勞基法修法「一例一休」定案後,爆發諸多民怨,工商團體更連番砲轟,認定它彈性不足。監察院表示,對於「一例一休」新制爭議,包括企業因人事成本增加,影響調薪意願,又衍生勞動成本增加,造成社會預期物價上漲的心理因素,而勞工則憂心加班減少,實質收入縮水等,衝擊效應如滾雪球般浮現。監委陳慶財、李月德、方萬富、楊美鈴及江明蒼認為它已對社會造成重大衝擊,因而申請自動調查,將深入了解相關問題。 對一般人來說,上述屬正常新聞,因為多數人並不了解監察權到底是甚麼,連監察委員也有多人不清楚。監察院前院長王建煊曾經指示監察委員,要辦大案,不要辦「小屁屁」,連位居院長之尊者也不了解監察權,事實上監察院本來只能辦「小屁屁」,不可能辦大案,因為大案都屬違法事件,而違法事件本來就歸司法權管轄,監察院調查案件時,遇到違法事件也一樣要移轉到司法單位,因為監察權本來就不能取代司法權。 監察權的功能就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而已,修憲前的監察委員是由人民間接選出,當然可以代表人民,修憲後的監察委員變成政務官,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後再由總統任命,立法院是行使同意權,不是選舉,所以監察委員是政務官,不是民意代表,由政務官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本來就名不正,言不順。 監察權監督的對象只有公務人員,連廣義的公務員都不受監督。領公家薪水,從事公務工作者都稱為公務員,公務人員則指經國家考試及格,經銓敘部銓敘者,以及兼行政主管的公務員。例如教授是公務員,不是公務人員,可是兼行政主管者,視同公務人員,要受監察權監督。 監察權監督的對象只是公務人員,監督範圍只是失職部分,有關違法部份還是要移轉司法單位究辦。監察單位可以對公務人員提出彈劾、糾舉、糾正等,但沒有處分權,因為處分權在於屬司法單位的公懲會。王建煊感嘆的表示,監察院只是無牙老虎,事實上依憲政體制的設計,它本來就是無牙老虎,因為它的功能只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而已,所以一般國家將這一項權力放在國會,因為國會最夠格代表人民。 一般人都會提出司法、考試、監察等權的獨立,事實上最獨立的是立法權,前述三權雖然獨立,不受監督,然而失職時還是要負行政責任,立法權不只獨立,更沒有責任,因為立法院是合議制,沒有失職的責任問題,這一次監察院要調查立法院通過的議案,變成政壇上的笑話。 監察院鬧笑話不是始自今日,以前就常發生。扁政府時代,司法單位調查第一家庭的司法案件,監察院也湊熱鬧,介入調查,其所調查的當然屬失職問題,因而約談幫吳淑珍推車的羅太太,結果羅太太完全不理會,因為她不是公務人員,當然不理會監察委員的「約談」。 目前挺扁人士將扁案寄託在補提名的十一位監委,認定他們可以平反扁案,事實上相當困難,監察權是政治審判,不講究證據,而以投票的方式決定如何懲處,十一位新監委屬少數。司法屬獨立審判,監察權不能對司法單位提出「糾正」。就算監察院通過彈劾,也要移送公懲會懲處,依已往的慣例,還是無疾而終,因為司法單位會依循「無罪推定」的精神懲處。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