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黨產信託是黑金託詞

黨產信託是黑金託詞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chin   
2009/03/03, Tuesday

延續國民黨黨主席連戰在公元兩千年一月二日首度宣布「黨產信託」、以及延宕到二○○三年底才終於拍版定案交付瑞士信貸銀行信託部分黨產,結果不旋踵便因次年總統大選敗北之故,國民黨遂與瑞士金融業提前解約,明顯呈現該黨所謂「信託」的動作,純係外來政權黑金體制下的選戰伎倆,根本不為智者所取,以致連喝國民黨奶水長大的陳長文大律師,他在今年二月廿七日便因黨產信託計劃故伎重施前夕,因其不願背書而主動請辭「黨產處理監督委員會」召集人,如此出乎意料的畫清界線益加凸顯國民黨內高層有人不再自欺欺人蹚渾水。

這位曾經躋身台灣十大納稅鉅戶的「理律」負責人陳長文,不僅祭出「公私皆繁」理由來請辭召集人職務,甚且還在報端發表「黨產歸零」的論調,力陳「黨產真的不是國民黨的『資產』,而是最大『負債』!唯有『歸零』才有可能掙脫黨產這個『歷史幽靈』的不止糾纏」;但對於咬在嘴巴內的民脂民膏肥肉,國民黨豈會天良發現而還財於民呢?因此該黨執意在六月底再度緊急進行二度黨產信託,完全不在意黨內各路明眼人的反彈與社會觀感,擺明要與公平正義背道而馳。

以「英國殖民地九龍出生」而被名之為「英九」的國民黨總統提名人,和陳長文俱為哈佛大學法學博士的社會精英;但為何會在黨產處理的見解上南轅北轍?而且,更值得耐人尋味的是,黨產信託問題早在連戰掌權時便已「破功」,按說是該避之唯恐不急之「負數」,馬英九怎會複製公認的失敗經驗?因此可能是除了利益薰心使然外,黔驢技窮或許也是馬團隊的難言之隱吧?!反正,黨產再如何處置都會受到批判,故而乾脆橫下心來準備「為錢搏性命」!

對於國民黨這家「百年老店」的財富,何以會從一九九二年被《富比士》雜誌報導為「總資產高達兩千四百五十億元」的台灣第六大企業集團,淪落到今天僅能信託一、兩百億元田地?本是該黨黑金體制盛極而衰的必然結局!不足為怪,外界應予正視的「焦點」倒是國民黨何以對於瑞士特別情有獨鍾?從上次信託給瑞士信貸銀行到這回信託的 EFG 金融集團,都是瑞士排名前三位的大銀行,難道全球數以萬計的其它金融機構都不夠格承接嗎?所以瑞士的銀行才會無獨有偶得一而再的被國民黨信託!

這種弔詭的信託現象,其實只要檢視汪傳浦這位涉及「拉法葉弊案」的軍火商藏錢步數便可管窺。因為,他收到九億兩千萬美元瑞佣金之不法所得,在瑞士銀行UBS東窗事發後便是轉存到瑞士另外幾家大銀行再「洗錢」,而其中有兩家捲入贜款「漂白」所在,恰巧正是國民黨青睞的瑞士信貸與 EFG,予人不啻有著「此地無銀三百兩」之感!( 30/ 06 / 2007 綠色短評 -蔡漢勳)

最後更新 ( 2009/03/04, Wednes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