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政客呼籲不談政治,奇怪!

政客呼籲不談政治,奇怪!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Wednesday, 06 September 2017
根據媒體報導,有關高中國文科文言、白話比例以及選文爭議,有六名院士及國內外知名文學研究者,再度發出聲明表示,已經有超過四千五百位來自全球的學者專家與民眾連署,課審會應尊重由專家組成的研修小組,兩年來耗盡心力所建構的課綱,呼籲政治不要干預教育,課綱修正,不應淪為意識形態工具。佛光大學中國文學與應用學系教授謝大寧表示,「去中國化」的結果已在校園顯現,如今學子對於中國文學、歷史不僅呈現知識不足,也缺乏學習興趣,在課審會小組的背後有一把「政治黑手」,為實現其政治目的,才會調降古文的比例,減少唐宋八大家的文選。 這真是極端諷刺的畫面,一群政客聚在一起,呼籲大家不要談政治,忘了自己所談的就是政治。馬英九在二00八年第一次當選總統,在二0一一年修訂課綱,因為他還要在二0一二年參選連任,需要台灣人的選票,因而修訂課綱時不敢全面「去台灣化」。依教育部實施多年的慣例,課綱是六年修訂一次,所以要到二0一七年才能再修訂,那時候馬英九已經卸任,無權左右課綱的修訂,可是他還是要偷渡。在二0一四年,由曾任臺大哲學系教授及中國統一聯盟的第一副主席(二00三年四月至二0一三年四月)王曉波主導歷史及公民等課綱之修正調整,因為當時還未到課綱修訂的期限,馬政權發明一個「課綱微調」的名詞,事實上是課綱大翻修。 顯然的,馬政權的「課綱微調」是標準的政治干預學術,二0一一年的課綱修訂是馬英九政權主導的,為何在他卸任前還要再修訂一次?大家很清楚,在二0一一年馬英九本來可以大刀闊斧的修訂課綱,只是他有連任的壓力,不敢做出太離譜的修訂,到二0一四年他已經沒有連任的壓力,可以大刀闊斧的「去台灣化」,這完全是政治壓迫專業,那些「六名院士及四千五百位來自全球的學者專家與民眾」躲到哪裡去了?為何不出面呼籲馬英九政治不要干預教育?這也很奇妙,「呼籲政治不要干預教育」竟然也有選擇性,顯然的,這些人才是真正的「政治干預教育」,他們目前的動作正是在干預教育,做賊的喊捉賊,等同一群政客呼籲大家不要談政治。 中國國民黨政權以殖民統治的心態佔領台灣,積極的「去台灣化」,消滅台灣的語言,與日本殖民統治台灣的心態一樣,將中國的地名移植來台灣,使台灣的街道完全失去台灣的本色,那些「政客」反而責怪台灣人「去中國化」,台灣人甚麼時候將中國的街道以台灣的地名來命名?這些「政客」就不能以客觀的態度面對教育。 上「國文」課的目的是要增進學生的語文能力,以前的教材上了那麼多的文言文,除了中文系所外,其他學生有誰能以文言文寫出一篇像樣的文章?社會上又有哪一個階層用到文言文,顯然的,文言文對現代的學生而言,既學不好,又用不上,為何要讓學生浪費這些時間與精力?現代不少學生寫一篇通順的白話文都有困難,還要他們將時間花在文言文上面,別忘了,現代人用英語除外的第二外國語文的機會比文言文還多。 當過教師的人都很清楚,現代有太多學生的語文能力有問題,主要的原因是現代的學生要學的科目太多,加上敬業精神普遍不如以往,為讓學生學以致用,語文訓練的重點乃在白話文,文言文部分只好讓中文系所的學生去下功夫,請政客不要干預教育。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