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對賴院長的期許

對賴院長的期許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廖恆獨   
Wednesday, 20 September 2017

台南市謝龍介議員質詢以前是市長的賴清德,是大家很愛看的,愛看的原因是什麼呢?有人認為是謝龍介真正講得不錯的台語,有人認為是引經據典來提問蠻有創意的,但我覺得這都不是他們質詢過程好看的原因,我認為,是謝龍介處心積慮一輪準備充分的猛烈攻勢之後,賴清德反差很大的沈穩應對,恰恰使謝龍介的扭曲與張狂成為一種好笑的鋪陳。萬幸台灣人民還是有良知的,知道賴清德終究是正確的,不會因為國民黨出了一個台語好的謝龍介,就這麼簡單的被人牽牽去。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幾次質詢,我覺得也跟台灣未來的走向有很重要的關係,特別記下讓我印象深刻的段落跟各位聽眾分享,不知道你們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 有一次,謝龍介抓著賴清達回答記者的提問時,講到未來跟中國的關係是親中愛台,就大作文章表示,這與賴清德過去所一罐主張的台灣獨立一中一台背道而馳。其實懂邏輯的就知道,台灣是不是一個國家,跟雨哪一個國家親善並不衝突,如此回答即已經算是得分,其實不需要重申自己主張台灣獨立。但賴清德回答時並沒有迴避問題,也不需要單純以邏輯問題回答謝龍介的提問,他直接就說,台灣獨立是他主張了20年的主張。他日後還會繼續這樣主張,但這與我們要跟哪個國家親善無關,希望謝龍介能夠明白。短短三句話,回應謝龍介十數句扭曲,玩文字遊戲的提問,這就像是暗器般的小李飛刀遇到俐落直接的沙西米刀,沒戲可唱,賴清德每次都是簡明俐落的回答,也不給對方繼續做文章的機會,這是我欣賞他的第一點。 一次,謝龍介又用台語,演出秘雕因為吃了日本核能汙染食品而變醜變怪的橋段,賴清德只問他一句,秘雕的朝代又沒有核能這個科技就讓喜歡畫黑漆白的謝龍介講不出話來,惱羞成怒只能大聲斥責賴清德總是扭曲他的提問。問題是,是誰在扭曲?這一次,很明顯的,又是沈穩的賴清德贏了。 從賴清德面對在野黨無理刻薄的提問,還能如此鎮靜以對不輕易動怒,可以想見,賴院長會是一個很能夠與不同意見者溝通互動的行政院長,期許他拿出辦法,在各個層面,尤其是教育文化的領域,推出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未來有幫助的政策,比如日前一位大老在文言文比例爭議時,就講得很好,他說,文言文比例絕對是假議題,連中國都實施簡體字,法律判決文書都規定要用白話文不能之乎者也了。重點是,台灣語言跟英語的比重要大幅提高,類似世大運網球男單金牌的莊吉生,他的人生只有台語跟英語兩種語言。過去的新加坡其實也是如此。賴院長只要能在教育文化能夠讓台灣主體性更推進一步,更進一步的國際化與本土化,就是保衛台灣的最佳武器。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