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鬥爭柯p,國家受傷

鬥爭柯p,國家受傷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老包   
Monday, 02 October 2017
最近泛綠陣營為了是否支持柯p,各方意見吵得不可開交。為什麼會這樣?柯p剛辦完一場,讓國際社會一致稱讚,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世大運;而世大運門票賣出百分之八十八,也是有史以來最高紀錄(上一屆韓國光州世大運賣出51%),民調全國滿意度也有近九成──通常一場重要的國際賽事,是檢驗城市執政能力最有力的指標,柯p和他的市府團隊,在這一場嚴酷的考驗,不但過關,還拿了相當高的分數。 拿高分的人,為什麼有人不鼓掌,反而開始嗆聲,說明年選舉不能再支持柯p?我推測有兩個原因: 第一,基於派系利益考量:柯p非屬派系中人,而台灣的派系政治嚴重;一旦發現非派系中人獲得民意高度支持,必然樹大招風,反而被視為必須防範的敵人,要想辦法將他從高處拉下來。這當然是國家社會的不幸,政治不是在謀求人民的最高福祉,而變成是一種永無止境的惡鬥。 ‎ 第二,柯p號稱是「白色力量」,他走的是中間路線,這讓有些習慣深綠風格的人,感到不能接受。譬如說,台北和上海,本來就有一項固定的城市交流,叫「雙城論壇」;某些深綠認為中國對台有敵意,應取消不再舉行。柯p則認為泛綠已完全執政,兩岸官方卻處於不相往來的僵局,對執政能量有傷,若他能和上海之間,維持一定程度的善意、往來,就等於幫接近窒息的兩岸關係,開了一扇窗。就因為這樣,讓某些深綠找到對他不信任的藉口。 至於其他枝枝節節的理由,其實都只是藉口,而某些電視台談話節目,由於長期批判國民黨,但國民黨現在已失去政權,欠缺批判價值;至於完全執政的綠色中央,則存在戰友情誼,剩首都市長可當箭靶,因此常出現雞蛋裡挑骨頭的謾罵,這並非社會公器應有的輿論監督典範。 泛綠目前已完全執政,對台灣競爭力低落應負起全責,內部惡鬥只是自我抵銷能量,難怪民眾會感到厭惡。清朝於一八七六年曾任命中國第一位駐外大使,出使英國,這個人叫郭嵩燾,出身湖南湘軍。他坐船到達英國,一上岸,看到人家進步文明的樣子,簡直嚇壞了,就開始睜大眼睛觀察記錄,做成詳細報告,迅速送回國,並建議朝廷要學習、急起直追,例如他說人家有電話了,沒看到人也能聽到聲音,以及英國有議會制度,所以促進國家文明進步,而清國則存在各種缺陷等等…。 未料報告送回國內,竟成不同派系鬥爭他的藉口,稱郭嵩燾為媚夷「漢奸」,最後將他撤職查辦! 而就在郭嵩燾陷入內鬥風暴時,同一時期,日本卻在全國大團結、紛紛派員赴歐美等進步國家留學,以便回國貢獻所學、勵精圖治,啟動了震驚國際的「明治維新」。日本因全國大團結,致快速現代化;而中國則因好鬥成性、難以自拔,致國力衰弱,致現在必須用犧牲人權,來換取相當程度的物質文明。 泛綠完全執政後,可能也遺傳了部分中國宮廷政治內鬥習慣,現在致力於鬥爭柯文哲,卻忘記身上背負全台灣競爭力低落的責任,這和清朝末年很類似,希望有識之士能停止這種不必要的內耗。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