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高三生嗆馬遭違法逮捕,濫權警察

高三生嗆馬遭違法逮捕,濫權警察 PDF Print E-mail
Wednesday, 11 March 2009
        一名高三生在馬英九搭高鐵時喊一聲「馬英九下台」,即遭高鐵嘉義站警察逮捕限制人身自由達半小時,還作筆錄簽名蓋手印,讓學生母親哭求警方,嘉義站派出所副所長薛峻承竟大言不慚說,逮捕學生是為勸導學生多唸書,並且「維護總統安全」。但 是,「警察職權行使法」第三條就要求員警「執勤時不得逾越必要限度,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的適當方法進行」。高三生與馬英九有一定距離,而且可能為未成年,嗆聲一句話就要被員警逮捕妨害自由遭訓斥,還作筆錄列入檔案,員警執勤明顯過當。而這個案例其實只是冰山一角,近來員警濫權每下愈況,而且事後毫不認 錯,已淪為掌權者的國家暴力機器。         事實上,從去年下半年至今,員警濫權擴權執勤,假國家之名侵害人權已一再發生,2008127日長老教會辦活動,警員要求牧師提供人數、遊覽車數、活動目的等;1215日萬華分局登門找政論家林保華,還拿著公文關切;926日警方以手銬銬走北桃連 鎖超商門市多位店員,只為查扣一本刊物;11月初中國特使陳雲林來台,警方大規模非法逮捕、毆打記者、導演、路人與民眾,原因至今不肯說明;1229日 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在龍山寺辦活動,大批警察到場關切;200926日中縣豐原婦人採路邊波斯菊被戴上手銬腳鐐偵訊7小時;220日北縣淡水分局 將漫畫店的女大學工讀生上手銬偵訊;222日高雄管區員警登門「關切」228家屬林彩影,還稱是上頭交代,家屬說簡直白色恐怖再現;現在又發生高三生遭 逮捕訓斥不准嗆馬一事,很明顯是政府有系統的透過殺雞儆猴,用更強悍的手段壓制人民的聲音,以便「馴化」人民,達成社會控制的目的。

        還記 得曾在世貿展場賣太陽眼鏡的嗆扁查理、在高雄傳統市場賣豬肉的阿珠,以及背著小娃罵扁的張姓家長嗎?當時陳總統也是國家元首,為什麼這些人嗆扁都沒有被警逮捕、訊問、留置,並遭警訓斥要自己好好做生意、或好好念書?為什麼這些人還被媒體形塑為英雄?這是因為解嚴後的台灣要求員警的角色應該是「保護人民」, 而不再是掌權者的工具。但是,從上述案例看來,員警執勤藍綠有別,扁執政時嗆扁無罪,但馬執政就是皇威不可冒犯,元月失業率達5.31%創歷史新高,但學 生遠遠嗆一聲就立刻要你好看。

        更離譜的是,警察大人們還停留在家父長制威權觀念,試問,警察憑什麼要學生好好念書不要管社會的事?員警自 己難道很會念書嗎?要學生不去關心社會、事事噤聲才是台灣至今無法形成公民社會的主因。這些違法逮捕、妨害自由、違法亂紀的員警個個在鏡頭前講得義正辭嚴,人民路邊摘花、工讀犯錯、嗆聲政治人物動輒被上銬逮捕,而且內政部、警政署跟整個馬政府竟都支持警察濫權,上行下效,可以想見還會有愈來愈多侵犯人權 以嚇阻民主社會的事情發生。

        其實大法官會議早就於20011214日作出釋字第535解釋文,認為警察勤務條例有欠完備。當時司法院秘書長楊仁壽闡述解釋意旨強調,警察不能作全面性、隨機式臨檢工作,民眾對於任意臨檢等違反人權的警方應該提出訴訟救濟。警方如果要對人臨檢,必須有理由 是「即將發生危害」,而且還必須遵守「法律比例原則」。

        此外,這些違法侵犯人權的警察最近都是援引《警察職權行使法》來侵害人權,但這項 法令雖然授權警方對於有「公共安全疑慮」時採「即時強制」措施,劃定封鎖線,暫時驅離或排除民眾。但是,這不表示警方可以無限上綱。尤其在陳雲林來台時,十餘名民眾狀告員警違法逮捕,沒有公告管制區就毆打、逮捕、臨檢路人。警方這樣自行擴大權限根本是嚴重濫權。看到高三生遭警逮捕訓斥,讓人感歎一切如同倒 退回到戒嚴時代。

        此外,警方也忘了他們應有的角色,《警察職權行使法》第一條已開宗明義告訴全國警察:「警察依法行使職權,以保障人民權 益、維持公共秩序、保護社會安全。」也就是說,全國數萬名員警應該了解,警察不是單一只要保護元首的國安人員,警察更不是中國特使陳雲林出錢聘的私人保全公司,警察的工作是要「保障人民權益」,警察是公僕而不是訓斥人民噤聲的大人。

        我想,這些濫權的員警可能很久沒有念書了,《世界人權宣 言》第9條強調:「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補、拘禁或放逐。」而且第19條指出:「人人有權享受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而警察特考必考的《中華民國憲法》 第8條也說:「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這些員警在訓斥高三生回家念書的同時,警政署才應該開一堂人權法律課程讓員警念念書吧!

        自 由安全的走在路上不受侵犯、向政治人物嗆聲等言論與人身自由過去對台灣人來說就像呼吸空氣一樣自然。但是,這自由人權的空氣突然被逐漸抽離了,被國家機器擴權限縮吸空了,所以我們必須重新翻出了《世界人權宣言》或《中華民國憲法》、甚至《警察法》、《集會遊行法》、《警察職權行使條例》,此刻才發現台灣 的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的根基如此薄弱。而再聽聞國家機器掌控者馬英九在2月18日時大言不慚的說他:「一旦濫權,危害比貪污還可怕!」時,真令人感慨,最恐怖的事是濫權的人公開說他不會濫權!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