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歹戲拖棚」的婦聯會鬧劇終將狼狽落幕

「歹戲拖棚」的婦聯會鬧劇終將狼狽落幕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Wednesday, 31 January 2018
在ㄧ九五〇年四月十七日所創設的「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總會」,是蔣介石亡命逃來台灣「復行視事」後,因應「革命伴侶」宋美齡自美返台與國民黨「共赴國難」、藉此宣示蔣家流亡政權即使已撤至台澎「復興基地」也還繼續負隅頑抗,ㄧ家挑起「反共抗俄」的重責大任!所以事後會以「反共遮羞布」來徵收師出無名的勞軍捐,用以支付婦聯會「組訓、慰勞、文宣」工作龐雜開銷!遂此埋下今被「黨產會」清算伏筆,被判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所有財產將被充公。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較婦聯會稍晚兩年才成立的救國團,在黨產會追討時也ㄧ度抗拒並興訟;結果,這個蔣家模彷俄羅斯共青團的機構,縱然在ㄧ九八九年「人團法」實施後,馬上「過水」搖身一變為「敎育性、服務性、公益性之設團法人」,到了首次政黨輪替後再又拿掉「反共」兩字,企圖漂白以完全切割黨國體制餘緒!但終究還是被新政府認定為「隸屬於國防部總政治部」原形!即使「打官司護產」,國產局在ㄧ審雖然敗訴,但在纏訟過程起出更多原始檔案,遂令救國團認輸吐回兩千餘坪總部大樓、還被追繳五千多萬租金⋯期間,馬英九在去年的六十五週年團慶還公開抱屈!但因黨產會提出蔣介石裁示救國團是「接受黨的領導」,充分證明為附屬組織。 由於馬英九父母俱在蔣經國的救國團、政治部服務,「喝黨的奶水長大要為黨講話」,本屬人情之常;但是,他本人在前年還是總統任內的二〇ㄧ六年三月二十八日,當立法院決議通過「要求婦聯會財務及勞軍捐資料」時,既未以總統之尊責成婦聯會配合立院決議、也未下令國防部或財稅等部門「詳查勞軍捐的總額」!早已失職在前,所以,事後再也不敢像去年在救國團團慶公然嗆聲!畢竟,根據官方統計ㄧ九五九年以迄ㄧ九八九年間,婦聯會至少徵收勞軍捐、防衛捐、影劇票附捐兩百四十億三〇七一萬!如以通貨膨脹計算是五百二十六億五千零五十萬、若再計息則更高達三千四百九十八億ㄧ千四百萬元之鉅! 正因爲勞軍捐等「非法掠奪」自民脂民膏的錢是天文數字,所以,即使「全國婦女領導者」的婦聯會創辦人在ㄧ九七五年,由於蔣介石死去而ㄧ度離台在美當「寓婆」;但該會在黨國默許下還繼續徵收勞軍捐至蔣經國死去隔年始才告一段落,後來,宋美齡ㄧ度返台企圖干政不成,ㄧ九九ㄧ年遂帶著九十七件大行李搭華航專機赴美到二〇〇三年「葉落歸根」死亡,再易手改由板橋林家權貴之後的辜嚴倬雲接任主委,當時,總統阿扁曾與辜振甫磋商婦聯會基金七百億繳回國庫或轉買國家公債;竟被婦聯會數十位委員反對!以致再延宕十三載,期間馬英九的八年總統任期也不敢吭一聲,據傳連蔣家媳婦方智怡也「不得其門而入」,婦聯會儼然已是辜家少數人禁臠? 時序到了去年七月初,政黨再三輪替後開始再清理「戰場」,內政部終於對婦聯會祭出警告,要其從實提出財務與勞軍捐收入;結果,折騰到今年二月勉為其難表態願捐兩百八十億作公益,官方礙難同意再拖至七月,婦聯會居然敢登報抗拒,雙方再延宕半載始撕破臉,內政部遂在去年底撤換辜嚴倬雲主委職務,但卻又殺出「緹縈護產」的將門之後雷倩攪局,到了昨天上演了大搬風,婦聯會的辜家「鷹派」反撲逆襲得逞,迫使黨產會再也按耐不住出手來終結「歹戲拖棚」! 這場婦聯會所反諷的「時代穿越劇」,何以扁馬或上世紀的蔣李四位總統無法解決,基本原因是「婦人之仁」作祟使然,前兩位是賣老先生遺孀宋美齡面子、後兩位則是買黨國大老「紅頂商人」辜振甫的面子,而這段時間又一再拖死狗,純是內政部「轉型正義」只想便宜行事轉一半的後遺症!好歹,這筆被立委李俊俋精算過的質詢是有九百六十九億三千萬元勞軍捐之婦聯會「金庫」太迷人了⋯而這筆龐大鉅款,到底有多少已被五鬼搬運、或者早已人間蒸發?或許將馬上引爆?朝野就看新政府小英與賴神如何圓滿收場。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