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感傷李敖與洪維健相繼辭世

感傷李敖與洪維健相繼辭世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Thursday, 05 April 2018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在這ㄧ年ㄧ度的清明節,不管是李敖在三月十八日因腦幹腫瘤惡化告別人間、抑或「白恐紀錄片」製作人洪維健的心肌梗塞,遽爾在四月ㄧ日突然撒手遠行,都是頗令人深感無常之事。其中,甚多人甚不解弟何以會與「大作家」李敖認識?主要係在當年戒嚴期間,李敖曾慘遭官方查禁了九十六本書,我費神整理成ㄧ覽表(非常完整收錄禁書文號及查禁理由),此舉讓他折服,因此曾在其自傳的《快意恩仇錄》內高度讚揚!後來,還受託承辦其六十壽宴,屈指算交誼已逾四十載矣。 期間,李敖當年義助慰安婦而拍賣文物時,我居中穿針引線介紹白省三合作成功,所以,在去年突獲李敖來電,透露手上擁有十七件黨產原始資料想脫手,希望協助尋找買主⋯當時便曾建議應直接與黨產會聯絡;但他似乎顧及身段而極不願意與官方「討價還價」接觸!遂應允代尋;可惜卻因價格過高ㄧ時難覓,導致轉手這批黨產資料沒幫上忙,對生前可能已自覺「來日無多」的李敖深表內疚,但確也無可奈何;孰料,李敖往生後,這黨產議題還繼續沸騰,到前天(2日)還上了「自由時報」政治版頭條新聞!真難想像⋯ 至於專攻「白恐時期」紀錄片導演的洪維健,則是四十餘年前與他同事過,當時他是負責出版部、我則掌雜誌部;後來,他換跑道跳槽至「中國時報」當到影劇版主編、我則在余紀忠時代也獲聘為主筆!兩人又在新聞界共事;但洪維健後來又再轉往華視,我望塵莫及只能在各電視節目「漂流」;最後,他成為獨立製作紀錄片導演,始才漸行漸遠。怪的是,我主持廣播節目十三年卻從未訪問過他,這次因「二二八的女兒」由他策展,希望我幫其宣傳ㄧ下,於是錄下一段難得的對談,也藉此向忠於「追求真相」的他致敬! 對這兩位相識都超過四十載的「先輩」,李敖是透過大量資料蒐集,在他向長期執政的國民黨及兩蔣展開毫不留情批判,當媒體對他幾乎是避之唯恐不及時刻,我適時提供支援不少手邊資料。而李敖在單打獨鬥之餘,卻還有心與《時代系列週刊》的先行者鄭南榕密切合作,不但授權同意在黨外雜誌上掛名「監製」、並還經常掖注金錢給鄭辦台獨活動!如許「為善不欲人知」的事蹟,不啻跌破外界眼鏡?直到他身後始傳開⋯ 至於洪維健,撇開他去年底似乎已有「預感不久人世」似得先捐出十五年間,焚膏繼晷所攝製的兩百八十捲紀錄片贈給台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無償將二二八與「白恐」影音珍貴檔案給國家,這是何等胸襟!尤其更可貴的是,他是無欲則剛經常在臉書上發文痛批時局,譬如:生前最後一篇點名「促轉會」被內定為主委的黃煌雄,他是毫不手下留情直批:先綠、後藍、還染紅的「曲線救國」行徑⋯「讓人無法喝采、充滿擔心」!堪稱ㄧ針見血。 這兩位都是外來族群第二代,都殊途同歸投入台灣民主化的熔爐,千錘百鍊反對國民黨到底!單就這點執著的堅持,其精神便儼然雖死猶生,值得後人「群起效尤」!李敖、洪維健⋯精神不死!
Last Updated ( Thursday, 05 April 2018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