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媒體更應珍惜言論自由

媒體更應珍惜言論自由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老包   
Tuesday, 17 April 2018
  國際間最有影響力的美國「紐約時報」,日前一篇專欄指出,傳統上被自由世界視為「亞洲言論自由堡壘」的香港,自從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二O一二年上任以來,北京逐步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如今,台灣已經取代香港,成為亞洲言論自由的堡壘!

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早年具英國式先進國家文明色彩,但在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國之後,台灣已逐漸取代香港,成為亞洲最具活力的民主政體。「紐約時報」說,無國界記者組織曾考慮在香港設立亞洲總部,最後卻選擇了台北!去年在香港舉辦 「1905國際人權電影節」,今年也將來台舉辦;香港有名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也計畫來台開新書店。 這些指標性人物對台灣的言論自由環境,異口同聲說:「肯定是亞洲最好!在台灣可以暢所欲言。」 這一句「在台灣可以暢所欲言」,真是對台灣相當貼切的讚美啊!不僅紐約時報高度稱許台灣的言論自由,更多國際組織,也早就將台灣列為亞洲第一的,言論自由標竿!身為台灣人,我們深深以此為榮! 台灣在一九九二年第一次國會全面改選,一九九六年第一次總統直接民選,因此,嚴格說來,民主化也只有二十多年的經驗。在這麼短的民主化環境中,為何就能出現如此美好的、亞洲第一言論自由奇蹟? 這是百年來台灣民主運動人士,前仆後繼,努力爭取的結果!其中,民進黨的前身「黨外人士」加上民進黨的犧牲奉獻,貢獻很大;而最重要的,九O年代集黨、政、軍勢力於一身的國家領袖李登輝,以身作則,自我約束,從不干涉人民的言論自由、也不干涉媒體的新聞自由,貢獻更大!因此,以李登輝在朝、民進黨在野的「政治雙雄」,就相當有默契,建構了如今舉世稱讚的,亞洲第一言論自由國度! 然而很遺憾的,在此過程,傳統主流媒體(報紙與電視),對於言論自由的貢獻度卻很低──在威權時代,他們是為權勢服務的工具;而在民主時代,他們不但為權勢、私人利益服務,也常自我展示「權勢」,濫用言論自由、作威作福,姿態傲慢,常把「媒體是社會公器」的自律精神,抛在九霄雲外。 舉例來說,為爭取言論自由而自焚殉道的鄭南榕,在悲劇發生前,若有任何一家主流媒體,願意刊出那一篇讓鄭南榕召來叛亂罪的相同文章,則悲劇必能避免;可惜主流媒體並無膽識加以聲援!主流媒體習慣享受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卻較少相對的付出;如近年以來,常以假資料、假照片中傷不跟他們低頭的政敵,遭揭發後仍不思誠心道歉,這是踐踏言論自由,而不是言論自由。 我們珍惜得來不易的言論自由美譽,也希望傳統主流媒體能用新聞專業,以及品格、學識的自我提升,來愛護這個亞洲第一,美好的言論環境!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