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殘餘的國家,唉!

殘餘的國家,唉! PDF 列印 E-mail
2009/04/13, Monday
國民黨中國畢竟只是殘餘的中國。   因為黨國的、少數統治的心態作祟,挾持國家的中國國民黨無法真正融入台灣,對在迷惘中期待「祖國」的台灣人,以二二八事件回應,而且迄未形成真正的和解。既在「加害者」的魅影,也在「被害者」的夢魘中,無法超越。    在冷戰時代,以虛構的「自由」之名,對應推翻它的共產黨中國。一直到聯合國承認對方,自己仍不甘於實質的一個海島國家。既顛覆了自己,連帶地也把台灣的國家地位虛化、弱化了。   眼看著共產黨中國的經濟崛起,虛構的「自由」價值,不想真正實踐的「民主」價值,不敵已轉化為漢的昔日之賊,可以想像!所謂的自由中國只不過國民黨中國虛晃一招的謊言架構,說穿了,是藉「自由」之名在冷戰時期靠攏民主陣營國家以求壟斷據占地統治權力的手段。   國策教育,國策傳播形塑的文化和意識形態,大中國的形貌,一方面,用以制壓台灣;另一方面,用來區隔共產黨中國。但是,沒有「自由」和「民主」的信念,共產黨中國挾其經濟崛起、挾其實質國家條件,成為國民黨中國追隨者、附庸、侍從變節的誘因。昔日的右翼愛國論者轉向為今日的左翼愛國論者,其實就是大中國意識論者的整編。   呼喊「中華民國萬歲」口號的忠黨愛國者,會認為「中華民國」只是叛逃的一省,終究是國民黨中國教育的產物。蔣體制的國民黨已是昔日不堪回首的孤臣孽子故事。因為無法真正在地求生,餘黨成為烏合之眾,或明或暗向共產黨輸誠,只因為現實的權力或少或多的區別。   絡繹不絕的新半山現象是昔日舊半山的翻版。有些台灣人不珍惜得來不易的「自由」和「民主」。腦袋被提在別人手上是一個原因;有樣學樣的難看相,也是原因。不只昔日忠黨愛國之徒認同變節,被殖民症候群患者也競相出走。一段殘餘的歷史,唉!(作者李敏勇,詩人)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