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再談司法改革

再談司法改革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   
Tuesday, 14 August 2018

    本(八)月一日頭條新聞報導媽媽嘴咖啡館兇殺案,最高法院判決駁回咖啡館老闆不服被判應與謝依涵連帶賠償被害人母親368萬元所提的再審之訴。理由是:謝依涵利用執行館長職務的機會殺人,老闆及股東等三人未盡監督之責,故有賠償責任。此後我期待有公正之評論,以喚起社會大眾的重視,可惜期待落空,證明大家對這一判決毫無感覺,連學者、法學專家也沉默,等於肯定它的並無不當,別人不說,我卻覺得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殺人犯法」,是人的基本常識,不必在員工守則中加以強調。何況,社會中人際往來首重彼此的互信與尊重,所以居家生活及社交往來,人人不須負責監看旁人是否會殺人。輕鬆自在,本是眾生過日子的自然律例,上開判決違反簡單的規矩,增課國人不必要的負擔,它的不當,不言自明。 謝依涵縱被僱用為咖啡館館長,她的職責應該是對客人的安全及服務的週到盡心,絕不包括殺人這一項,因此說她利用執行職務的機會殺人,應算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莫須有的攀誣。

法律上規定的賠償義務,是因為行為人有故意、過失之錯。若要追論咖啡館老闆的過失責任,先要問老闆須無時無刻監視員工的法律規定何在?過失的定義是依法應注意、能注意而未注意之謂。館長在咖啡中下毒,老闆應當場捉到,否則就要負過失責任,實屬強人所難,也不合法律所定的過失定義。再說,商家或企業如果有多數甚或數十位員工,做老闆的哪有可能一一關注他的員工,益見本件判決理由之不當,不應為企業主平添無謂的重擔。

以上所述,道理簡單明白,為最高法院的法官所深知,但該法官縱然想像力豐富,也不能強人所難,任意苛責被告,該院至少10位法官的兩次判決,不理呂炳宏等三人所提的公司才是謝的僱主的再審理由,不予參酌,於法亦有不合,但他們多言無益,法官高高在上,任意妄判以媚俗,與我前發表的「司法改革知易行難」乙文,提及的司法有待改革的毛病之一,就是對法官毫無制衡機制的缺失應予改革的建言,於今又有本件判決,可為立論正確增強佐證。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落幕已一周年,主事機關派人召開記者會報告司改進度,說已完成18項法律修改,將送立法院討論通過云云,我們卻感覺不到司改的進步。我最關切的是法官目空一切、唯我獨尊的惡習,應予排除,同時為司法設立制衡機制,使法院回歸人民所有,國家才有前途。國民黨的黨國法院造孽,貽禍國民黨政權不保,殷鑑在前,司改若不能為法院改頭換面,淘汰不良法官,民進黨縱然全面執政,其實只是新瓶裝舊酒,毫無意義,司改國是會議結論忽略這一點,令人遺憾。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