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給「反動巨星」上上課

給「反動巨星」上上課 PDF Print E-mail
Monday, 27 April 2009
 每次聽到有人以「國際巨星」來形容成龍,我就渾身起雞皮。這樣一位昧於民主自由理念,卻以四肢巧技取勝的演員,也叫做「國際巨星」的話,那麼像以前致力黑白平權的卻爾登希斯頓、長期關切西藏的人權與獨立的李察吉爾、抗議中國助長蘇丹暴行而拒絕當北京奧運藝術顧問的史蒂芬史匹柏等人,就不知何以名之了?這些濟弱扶傾的藝術工作者,與成龍這種諂媚強權霸政的戲子相較,差如天淵。    成龍發表辱台言論不只一次,日前他在中共官員前面大罵台灣和香港「自由太多」,所以很「亂」。這是繼范蘭欽(郭冠英)之後,又一中國惡漢的無知誑言。   自由太多就會亂?此言「似曾相識」,那不是三十年前國民黨打壓民主運動的說詞嗎?在那個極權專制的時代裡,國民黨不是經常說,為了國家社會的安定,人民不可擁有太多自由,所以必須實施戒嚴嗎?對於這種反民主的反動言論,我們早在「黨外」民運時代已經辯論到老掉牙了,現在這個中國戲子還提出來唬台灣人,其反動與落伍於此可見。   然而,在台灣的主權與人權正因「馬上」之後而逐漸流失之際(君不見日前國民黨主控的立法院正在蠢蠢欲動要緊縮集會遊行法的規定),我不得不擔心,國民黨裡面可能還潛藏著許多「隱性成龍」(就如同還存在著許多隱性范蘭欽一樣),因此我只好把這個老掉牙的話題,再翻出來給成龍(及隱性成龍們)上一課民主政治ABC。   民主政治基本原理告訴我們,民主國家的政治相較於極權國家必定比較和平而安定,因為民主政治是「以數人頭代替打破人頭」,政權的輪替是以人民的選票來決定,而不像極權國家只有靠軍事政變才能政權輪替。所以民主國家的政局必然比專制極權國家來得穩定,一九七年代中南美的幾個國家經常受軍事政變之苦,就是實例。   再者,民主社會人人有充分「表現的自由」。平常有宣洩不滿、表達抗議的管道,不必鋌而走險;但極權國家限制自由,民意不得聲張,到了忍無可忍,就爆發民變或革命,那才真正動亂不止。清代顧炎武早就領悟「清議亡而干戈至」的道理,廿一世紀的所謂「國際巨星」竟然還浸漬在反動逆流,真是「反動巨星」!   被「自由之家」列在「不自由國家」之列的中國,會比台灣安定嗎?僅二○○五年中國內部的民眾騷動抗議事件,就多達七萬四千件,三萬人受傷,九千多名警察喪生。二○○五年十二月在廣東汕尾一場為維護自己土地的村民抗議事件中,現場就有二十人遭中國武警開槍射殺死亡!成龍竟不認為這是亂象?再如東莞兩年有上千男童失蹤,如此治安,不亂嗎?再者,驚駭世界的毒奶、毒玩具、毒牙膏等黑心貨,或是震驚全球的SARS瘟疫,足夠擾亂世界人心,其亂源不就是中國嗎?與此相較,中國人在公共場所吆喝、吵架、插隊的文化,當然就稱不上什麼亂象了!   台灣自一九二年代就掀起自由民權運動,一九三五年就開始有投票選舉的經驗。所以台灣的民主自由,有其異於中國的歷史背景。成龍的誑言正反映出台灣與中國在政治文化的差異。   成龍的祖國沒有自由,卻干涉起台灣的自由。成龍不知道「自由哲學」的基本原理是「自由不能做自我的否定」,亦即沒有人有主張專制獨裁的自由,更沒有人擁有主張剝奪別人自由的自由。不知道成龍「否定港台自由」的自由是怎麼來的?(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http://www.jimlee.org.tw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