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民主政治的大恩人—紀念傅正先生逝世十八週年

台灣民主政治的大恩人—紀念傅正先生逝世十八週年 PDF 列印 E-mail
2009/05/12, Tuesday
老師:    已經十八年沒有這樣稱呼您了。今天是你離開我們的第十八個年頭。十八年前,正當台灣開始民主化,您卸下了人生重擔而去。你開路讓人行走,播種讓人收割,種樹讓人乘涼。但是,你做了悲劇英雄,讓我流淚。     數月來,因扁珍家族的案件,我的心情深陷低潮;而國民黨更藉此良機透過司法進行政治整肅(對一位還未判決有罪的前任總統可以羈押一百六十多天,極盡凌辱之能事),司法正義淪落如斯、人權法治蕩然至此,我更加憂心如焚。畢生為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奮鬥的您,在天有知,當會何等地心痛如絞?    傅老師,記得你原本是國民黨員,而且是軍中「訓練政工的政工」。當年你如果願意跟著國民黨一路搖旗迎逢,想必飛黃騰達。但是你的良知與正義,卻讓你選擇一條反抗專制獨裁的坎坷路。你參加雷震主辦的《自由中國》雜誌,擔任編輯。你振筆疾書,呼籲「國庫不是國民黨的私囊」,你三度批判黑機關「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你公開反對蔣介石破壞憲政體制連任總統。你參加了雷震結合台籍精英籌組的「中國民主黨」,卻因此爆發雷震案,隨著雷震被捕你也入獄。說也諷刺,堅定反共的你們,卻被國民黨扣上「為匪宣傳」的帽子;更諷刺的是,當年扣你們帽子的集團,現在正為了和「匪」勾搭,不惜流失台灣的主權與人權!    六年零三個月的牢獄,沒有消磨您的志氣。記得有一次您來康寧祥主辦的《八十年代》看我們這些年輕編輯,您談到您在獄中被關在陰暗狹窄的獨居房,經年不見天日,連如廁小便都在軍人持槍上刺刀的押解下進行。說著說著,你清瘦的臉龐雖無恨意,卻浮泛著剛毅的神情。我知道你要告訴我們,走上這條為民主自由奮鬥的路,就是要有覺悟!    六年多的牢災,沒有讓您畏縮。您在出獄的四年多後,雷震也甫出獄,有感於台灣國際處境的困難,您幫雷震整理了〈救亡圖存獻議〉。你們首先建議更改國號為「中華台灣民主國」。你們說:「今將『台灣』二字放在國號裡面,那就不是神話了。我們以台灣地區成立一個國家,乃是天經地義,正大光明之事。」來自中國江蘇的您,和來自浙江的雷震先生,終因共同的命運而結合在腳踏實地的台灣。    年代的「黨外」運動是台灣戰後第二波民主運動。參與第一波民運而蒙難的您,又再度挺身而出。國民黨的黑牢沒有關熄您的志氣。一九八六年組黨在即,氣氛緊繃,有人躊躇,有人退卻,您卻積極奔走,出錢作東,召集同志促成組黨籌備會。您在原本草擬的創黨宣言中說:「為了台灣的民主,也為了台灣的進步,更為了與我們大家命運和前途息息相關的台灣命運和前途,我們又怎能再忍?更怎能再等?」你們的勇往,終於突破黨禁而有「民主進步黨」的誕生。民進黨要成立之前,國民黨又出言恫嚇,同志們已準備好幾波人員準備被捕。「信介仙」考慮您已經坐過苦牢,不要您再犧牲,您卻要求列在第一波預備被捕的名單之中。    在您人生的最後階段,您曾披掛參選立委,然而,無知又無情的台灣人,卻讓您這位畢生為台灣的民主自由奮鬥的人落選。一年多之後,您孤伶伶地走了。    您是台灣民主政治的大恩人,但台灣人欠你太多。在淚光中,我又看見您瘦弱的身軀,但我知道那是一位民主巨人的身影。讓我深深向您一鞠躬!(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http://www.jimlee.org.tw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