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全民站出來拒絕中國公安來台組「紀律部隊」

全民站出來拒絕中國公安來台組「紀律部隊」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12 May 2009
        正當台灣人民向馬政府、警政署抗議新集會遊行法侵害憲法保障的人權時,政府卻又做出更大的人權倒退,邀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安來台「駐點」,這顯示台灣人權及人民法律保障即將大幅倒退,當中國公安踩上台灣土地執法的一刻,也揭示台灣由民主社會倒退到「新獨裁時代」。

國際社會裡,佩槍員警執法權是國家主權宣示。例如國際刑警跨國押解要犯時,即便合法引渡,即便槍林彈雨身陷險境,他國員警仍不准佩槍進入非主權國執勤。例如金三角、東南亞早年有重要毒販落網時,台灣的國際刑警前往遣返犯人,常身居險境黑道威脅,落網毒梟押解時也常有劫囚危險,但是,台灣的刑警仍依法不能佩槍保護自己,因為這是主權國家重要慣例,也是主權國家的國際秩序。

       
不只如此,即便元首互訪時,就算進入內戰紛亂國家,元首保全也不能佩槍執勤,只能將治安工作交給主權國家的隨扈或員警;例如我國元首出訪非洲等友邦時,也是由他國員警佩烏茲執勤保護我國元首。原因很明確,因為國家是由人民、領土、及國家權力所組成的,而警察執法是國家主權重要一環,這也是國際通則。

       
現在,中國公安要來與台灣合組「紀律部隊」,而且可在執法後24小時內通報台灣政府即可
。中央社且發文證明這項規畫即將在2010年春天實現,這代表馬政府所宣稱的兩岸互相駐點的意涵已不只是「兩岸互相承認」,其意涵已進入到「兩岸主權交叉重疊」,台灣的主權已經交由中國公安重疊管理。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踏上台灣領土的同時,台灣人如同拱手交出一半的國家權力奉送給中國,這勢必引發台灣社會新一波紛亂。

       
健全的民主社會裡,行政機關接受國會監督,但現在台灣國會已不健全,如陳雲林來台時人民受警察暴力違法對待,只好去司法控訴自己找尋公道。未來這些中國公安一步步侵門踏戶來逮捕台灣人時,台灣國會如何監督他國的行政機關?人民該去向中南海胡錦濤、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院來討公道嗎?又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視東突耳其斯坦海外領袖熱比亞、圖博流亡政府政教領袖達賴喇嘛為頭號敵人,也違法逮捕法輪功人士。而且,在中國這些政治犯都視為刑事犯罪,在台灣的東突、圖博、法輪功人士大約數千人,他們的人權勢必遭受到侵害。更進一步,中國並且將主張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者視為違反分裂國家法,屆時,台灣的警政署長王卓鈞無法保障台灣的民主與人權,難道要逼人民站出來自己保衛自己?

       
不論法輪功、或主張圖博自決、東突自決、主張台灣是主權國家的言論,這些在台灣都是受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集會自由,去年陳雲林來台時我們一度失去了這樣的自由。未來,當中國公安來台對這些宗教活動蒐證、犯罪偵查時,誰來保護我們?為什麼我們國家可以容許這種違反憲法的作為發生?為什麼我們的國家會會在人權、自由等進步觀念上一步步退守?

       
做為小國島民,我們的確應正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我們也應該有全套有效策略來面對中國。但是,眼前的馬政府把台灣未來的命運,全部押注在中國,拱手交出台灣現有進步的人權與制度。這不是與世界接軌,卻是讓台灣與人權落後、民主退步全面接軌。尤其,中國公安曾在六四事件時,用槍與血傷害無數天安門媽媽的心,中國政權至今仍未絲毫反省道歉,且持續迫害中國人權鬥士,難道,我們要再坐視中國公安來台組「紀律部隊」,用槍與血來寫新的台灣史?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