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D日」斷腸時的痛心聯想

「D日」斷腸時的痛心聯想 PDF Print E-mail
Thursday, 04 June 2009
        六十五年前的今天,當英倫三島的盟軍在氣候不佳影響下而被迫順延廿四小時之後,終於發動寫下歷史新頁的「D日」總攻擊,盟軍出動十五萬六千人次,透過一千兩百餘艘戰艦與一萬架飛機,跨海在法國北方的諾曼第附近登陸,敲響了納粹德國的喪鐘,也扭轉了全人類的歷史。因此,每逢六月六日的「斷腸日」,歐美各國都會循例舉行紀念儀式來悼念捐軀之英勇軍民。         同樣的場景,如果往後順延五年,正是蔣介石所領導的國民黨政權正在土崩瓦解之際,繼其一九四六年六月發動全面剿匪內戰,僅只兩年光景便在國共三大戰役中一敗塗地,解放軍勢如破竹席捲中原,國軍原擬構築五百公里的長江防線「隔江分治」;殊不料,只經過三天時間而已,首都南京的總統府旗桿便告易幟五星旗,蔣介石也被迫轉進台灣以「隔海分治」。

   
從上述六十年前的國民黨亡命轉進來台後,回顧蔣介石在所謂的「復行視事」之前還有「亡黨亡國」和「退此一步即無死所」浩嘆,蔣經國掌權後也厲行「漢賊不兩立」及「三不」政策,李登輝則亦步亦趨祭出「兩國論」來涇渭分明!而本土政權之阿扁更是大動作得與中國完全切割,堪稱在某種程度上係保住中華民國顏面,即使早在退出聯合國後便已形同國際孤兒或棄卒,但「一邊一國」的既成事實乃是全球有目共睹!

   
然而,弔詭而又匪夷所思的發展是,堅決反共的兩蔣及李登輝所培植的國民黨接班人,竟因政黨輪替而不惜與昔日口誅筆伐之「不共戴天」的共匪合作,配合中國所最拿手的統戰伎倆遂行「聯共制台獨」!如果這是淪為在野後的「聯合次要敵人來打擊主要敵人」謀略,倒也情有可原;但在馬英九拿回政權卻仍執迷不悟、一錯再錯,除了拒絕達賴喇嘛來台和視而不見「六四」廿週年祭外,其急遽開放陸客與中資、全面性三通及在軍事、外交休兵等行止,在在使得美、日等民主陣營全都疑慮台灣未來的走向。

   
其中尤為可議者,莫過於身兼國民黨首席副主席的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居然毫無政治警覺得同意接受海協會(其實就是中共「國台辦」化身)在四月廿三造訪南京總統府,這一天,剛好是國民黨政權於一甲子之前被解放軍攻佔日子!隨後接踵登陸的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到了北京朝拜胡錦濤時竟稱台灣為「島內」,在南京演講又抨擊本土「去中國化」路線,如許明目張膽的附匪媚共言行,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回顧盟軍在「D日」登陸的六十五週年之際,再瞧瞧國民黨權貴第二代子弟竟揚棄兩蔣路線而爭先恐後登陸競相自我作賤,相信共產黨必然會打從心底來鄙視這批一代不如一代的趨炎附勢者,歷史也必會留下這丟人現眼之醜陋一頁。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