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司改道上喜見花兒開

司改道上喜見花兒開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律師   
Thursday, 17 January 2019

  蔡總統上任演說中提及司改是施政的重點之一,立即獲得如雷掌聲。反應如此激烈,可見司法問題之嚴重,幾成全體國人之心患。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司法之病如何造成,自是進行司改之前,首要探究的課題。不過結凍不止三尺的司法之寒,論其成因,不脫上樑不正下樑歪的邏輯。中國文化的落伍,司法的粗陋是其中之一,沒有建立良好的司法傳統與風氣,遂使大權在握的司法人員容易藉掌中大權換金條,而又正逢不學無術的上樑,不知司法的重要性,頻頻操縱司法、干涉司法,上下交相賊的後果,是互取所需,官官相護,司法風氣終於不堪聞問為必然之果,人民成為俎上肉。國民黨統治數十年下來,司法真相就如上述,台灣人民之悲慘可想而知。

由於進出法院不是人人的經驗,所以司法在不斷的敗壞中不容易引起注意,但司法除了要保護人民的權益之外,其實她是國家三權分立的一權,負有制衡的重責大任,不使國家這棟大廈稍有傾斜,否則貽禍之大,難以言喻,我因此多次指謫政治的腐敗、官員貪汙、黑道橫行囂張、毒品氾濫,均是司法怠忽職責的後果。如今毒品甚至已污染了國小學童,司法還能不改革嗎?

總統主導下的司改國是會議,建言盈庭,但一年多來不見成果,才知病重極深的台灣司法,改革之不易,我故在前短評中提出建議,點出司法敗壞的現象,是法官不受監督、制衡,人人幾乎自認天下我最大,無所謂人言可畏,高興怎麼判就怎麼判,縱是橫柴入灶,誰能耐我何,郭瑤琪部長、高志鵬立委受賄案的判決就是明顯的例子。

我另在「司改應針對的重點問題」中提到:「對於尚未確定的司法判決,向來不准評論的規定是造成今日邪惡法官橫行霸道、天馬行空任意判決的禍首,應予改正,以與美國憲法第一條允許隨時評論法院判決,以保障言論自由的規定相符。」後經蔡總統指示司改會將之列入為討論項目。司法院隨後公布開放判決供外界評論,八月中法務部宣布起訴書全面公開,這樣的回響,令人欣喜,相信在去其不准評論的外牆後,法官、檢察官就會知所節制,他們的判決書、起訴書才會回歸正道。

想不到最高法院對媽媽嘴咖啡館殺人案受害人母親提出的損害賠償之訴,判決老闆、股東要連帶賠償原告368萬元定讞,更駁回其再審之訴。我認為它又是一件橫柴入灶的離譜判決,不能讓其積非成是,我寫文章評論它:「謝依涵被聘為館長,她的職責絕不包括殺人這一項,因此說她利用執行職務的機會殺人應算是欲加之罪的莫須有攀誣。」,「老闆無法注意到她在工作中下毒,與應負過失責任的定義不符,要老闆負起監督員工工作中殺人的責任是強人所難,為企業主平添無謂的重擔。」此文發表後,元月九日的報紙報導高院更一審判決,以上述相同理由駁回男方被害人二個兒子對老闆及股東的損害賠償請求,完全不受同院前一個幻想似判決的影響,回歸合於論理法則邏輯正確的大道,值得按讚,它的可貴是司改路上首見的美麗花朵,鼓舞我們對司改的信心。我在此奉告諸位大人,黨國時代已經過去了,也不可能再回來,憑著良心,忠誠辦案,不作黨奴,何樂而不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