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匪類

匪類 PDF 列印 E-mail
2009/06/08, Monday
      中國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二十年未能查明真相。到底誰下令軍隊鎮壓?誰是應該為死傷學生負責任的人?   八九年發生事件時,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統治體制發動同情死傷受難學生的文宣活動「批匪」攻勢,有些像從前笑話裡在克里姆林宮批判白宮,虛假得很。   八九年,台灣發生在六四之前的鄭南榕為自由殉道。那時候,二二八事件經過四十二年,仍然被埋在政治的黑盒子裡。八七年起鄭南榕發起的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在各地遊行時,還遭遇憲警棍棒伺候,而事件已過四十年。   問題出在一黨制的長期化。連續統治的政權無法自我清理歷史,遑論轉型期正義的形成。豈有兇手自我定罪、自我懲治的?   即使到現在,二二八事件經過六十多年了,替代道歉和代替賠償的補償也有,但於事無補,八年的短暫易黨執政,一被復辟陰影就籠罩下來。   中國如果只是共產黨中國,就會像台灣的國民黨中國一樣。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不只經過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還是一樣。時間拖得愈久,公道與正義更難昭雪。   政黨輪替的民主多黨制,價值就在這裡、政治的罪責可以正常清理。想想看:二二八事件如果在一九五年代就清理,台灣的內部芥蒂會這麼深嗎?政治的加害者和被害者會這樣遺傳嗎?中國的六四事件,如果九年代就處理了,也不會讓傷痕結疤皮下淤血。   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一反過去的六四發言,不再以批評中國共產黨來強化自己的自由、民主、人權價值觀,還稱讚中國的人權發展,令人側目。國共哥倆好、一家親,擺明了互相掩飾統治之惡,為奉行一黨制取得共識。   未來,自由、民主、人權是台灣的價值,是面對中國侵犯的最有效屏障。但在血淚中追尋的、建構的這些價值,被馬英九復辟後的中國國民黨政權漸漸拆撤了。偽善的馬英九,露出的尾巴不是馬尾巴,還是狐狸尾巴呢。昔日批匪,竟成匪類。真匪類!(作者李敏勇,詩人)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