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澳洲是台灣的一面鏡子

澳洲是台灣的一面鏡子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劉志聰   
Wednesday, 13 February 2019

農曆春節期間,澳洲政府啟動「反外國干預法」,將移居澳洲多年、專門幫中國搞統戰的億萬富翁黃向墨阻擋在海外,不准他回到雪梨海邊價值3億台幣的豪宅。澳洲政府拒絕他的入籍申請,取消他的永久居留權。除了黃向墨之外,幾個在澳洲興風作浪、惡名昭彰的中國商人,也可能面臨相同的下場。澳洲政府拒絕外國人干涉內政的做法,值得台灣學習。

 

整體來看,澳洲的國安狀況比台灣好,受到中國的威脅比台灣少,但他們對中國干預內政,卻高度警覺,並立法加以防範;相形之下,台灣面對來自中國的嚴重威脅,卻缺乏有效的反制措施,是國家安全的重大隱憂。   

台灣受到中國的威脅,可以從幾方面來看:第一、中國認為台灣是它的地方政府,從未放棄武力犯台,在國際上全面封殺台灣。澳洲國際地位強固,不必看中國臉色。第二、台灣因為歷史緣故,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大量中國軍民移居來台,造成國家認同紛歧,導致內部團結困難,是客觀的事實。   

第三、台灣某些政黨、黑道幫派,高舉統一大旗,公然與政府及人民為敵,甘願當共產黨馬前卒。第四、一些不肖台商基於個人利益,大聲替共產黨辯護,淪為共產黨「以商圍政」、「以民逼官」的幫兇。   

台灣受到中國威脅,超過澳洲十倍、百倍以上,卻沒有法律禁止中國干涉內政,政府沒有善盡為人民看守門戶的責任。   

黃向墨5年來捐給澳洲政界3百萬澳元政治獻金,把澳洲政界搞得烏煙瘴氣。他張袖善舞,官商勾結,一些官員收了他的獻金,專門幫共產黨說好話,被罵到臭頭。黃向墨以為有錢能使鬼推磨,卻引起澳洲人民反感。   

不只如此,中國學者、留學生、孔子學院,也在澳洲進行統戰工作,甚至當間諜,偷取情報,干涉澳洲政治,激發人民公憤,迫使澳洲政府迅速通過「反外國干預法」,管制外國「代理人」干預澳洲政治的行為。   

澳洲司法部強調,西方民主國家都遇到實際的現代間諜活動,為了應對這一威脅,必須有一個健全的現代立法,確保國安機構有足夠的權力,來阻止惡意的外國干涉。   

這項立法增加38項新罪行,擴大間諜活動罪行的定義,要求外國遊說必須公開註冊,規定代表外國政府參與任何影響澳洲政治的祕密活動,都是非法,對外國干涉罪的處罰最低10年、最高20年監禁。   

中國是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但涉及國家安全時,澳洲政府毫不猶豫,立法採取反制。中國對台威脅無孔不入,台灣更需要一部反「反外國干預法」,新會期即將開議,朝野應通力合作,推動這項重要法案。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