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公投與選舉

公投與選舉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Wednesday, 20 February 2019

獨裁國家獨裁者扮演國家主人,掌控整個國家,民主國家人民就是國家主人,國家大事當然由人民決定,只是國家主人太多,不可能人人都參與國家大事,因而要委託公職人員代為執行,委託過程就是要「選舉」。然而在選舉期間,國家主人並不知道會出現甚麼政策,選舉後若發現受託人訂定的政策違反主人的意見,主人當然會加以推翻。有時主人想自己訂定政策,受託人當然也要遵行,國家主人要自己訂定政策,就要透過「公投」。

公投就是國家主人訂定政策的手段,屬直接民權,其位階當然高於間接民權,正常民主國家都會有公投的活動。台灣在扁政府時代訂定《公投法》,當時朝小野大,立法權掌控在國親兩黨手中,他們擔心台灣人透過公投介入國家定位問題,因而在立法過程做手腳,使《公投法》形同虛設,一則提高門檻,使公投永遠不能過關,一則在《公投法》第二條設下埋伏,在憲法及法律層次,只有複決公投,沒有創制公投,也就是人民只能對立法機構提出來的憲法或法律案件表達同不同意,不能提出自己的意見。

民進黨完全執政之後,曾經修過《公投法》,可是沒有修改《公投法》第二條,也就是在憲法及法律層次方面,國家主人還是沒有創制權,因而有人主張再度修法,獲得獨派人士的響應,並對民進黨施壓。可是在九合一選舉的公投,讓大家嚇了一跳,選民對公投的主題毫無興趣,將公投當作對執政黨的信任投票,而主流民意支持中國國民黨,抵制民進黨,造成中國國民黨贊成的議案全部過關,反對的全部當掉,幸好目前的公投法不能實施統獨公投,否則統一的議題必定過關,獨立的議題則當掉。

由這一次公投發生的現象,對憲政體制比較了解的人發現,幸好還未修改公投法的第二條,否則天下大亂,因為台灣人對政策沒興趣,而將公投當作對政黨的認同投票,心不在政策的訂定,公投就沒有意義,因而不積極修改《公投法》第二條,這一下子急壞了「台獨新貴」。

戒嚴時期從事台獨運動者稱為「老台獨」,當時從事台獨運動有可能要坐牢,甚至於喪失性命。解嚴後到二000年陳水扁執政這一段期間從事台獨運動轉型為「新台獨」,雖然不必坐牢,卻會被中國國民黨封鎖所有資源。陳水扁執政以後的台獨運動再轉型為「台獨新貴」,不只不會受害,還可以獲得好處,所以到處都可以聽到有人喊台獨,只是不像「老台獨」、「新台獨」那樣受民眾尊重,因為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台獨新貴」意圖以公投建立舞台,不能容忍公投活動被冷卻,認定人民會選舉,就會公投,事實上它是兩碼事,選舉是針對人,公投則面對事,台灣人熱中選舉,對公投卻是興趣缺缺,若單獨舉行公投就難以通過門檻,才會出現公投綁大選的戲碼,只是國家主人並沒有將公投當作決定國家大事,而將它當作對政黨的評鑑,毫無意義。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