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KMT 黨主席的「絕對權力」滋味

KMT 黨主席的「絕對權力」滋味 PDF 列印 E-mail
2009/06/19, Friday
        「黨」字,如果從拆字角度來看是「尚黑」,顯然並非字形中的善類;如果再從孔子倫語提示「君子不黨」、或詩詞《汴都賦》中寫到「黨同伐異,此妍彼醜」,亦很清楚暗示古聖先賢對於「黨」字所型塑出的氛圍難以苟同。

台灣在蔣經國猝亡之後才開放黨禁,沒廿年光景,便從國民黨、民社黨、青年黨三黨暴增到一百四十七個黨!連「文化頑童」李敖在立委任內也於二00七年創設「中國智慧黨」,結果慘遭內政部「礙難照准」予以封殺!可見主管官署尚有嚴加把關的機制;否則,政黨林立的景象也必然會蔚為另類「台灣奇蹟」吧!

   
何以台灣人會如此熱衷成群結黨?或許是長期受到國民黨高壓統治的反彈!也或許是日本殖民半世紀所發現的「貪財怕死愛做官」民族性投射?不管是壓抑後之宣洩、抑或求官不成的出路,政黨在台灣像雨後春筍般林立乃有目共睹,而前後任總統阿扁與馬英九接踵兩度兼任黨主席,也是既成事實,可見權力的誘惑仍是人性中之弱點。

   
躋身為政黨龍頭的「百年老店」國民黨,單係黨魁稱呼便已三易其名,從孫文的「總理」、蔣介石的「總裁」,乃至蔣經國、李登輝、連戰、馬英九、吳伯雄之「主席」,前兩者都是威權遺緒的寫照,因為孫文是開國元首之創黨者,所以黨員在力行「國父遺教」之餘,更要「追隨總理革命腳步」,故而「總理」只能獨一無二,就像滿清的總理大臣名位也僅此一尊!

   
繼承孫文衣缽的蔣介石,換湯不換藥得將黨魁稱呼改成東洋味之「總裁」,同時也將國民黨的威權統治發揮到包山包海田地,其「喊水會結冰」的程度,單係一九四九年元月廿一日自總統寶座宣布引退後,他竟然還能以黨魁之尊遣兵調將與共軍打內戰,完全沒將代理國家元首的李宗仁代總統看在眼裡,甚且下令拋空國庫和故宮國寶撤台,顯見國民黨這部黨機器真是凌駕政府。

   
蔣介石總裁轉進來台隔年,俟政局穩定便迫不及待「復行視事」重掌總統大位,並例行「以黨領政」「以黨領軍」方針,黨是國家領導中樞,軍政只是末稍神經,政府完全聽命黨中央行事,自此確立國民黨一黨專政、一黨專制之體制,以致蔣介石死後的黨魁大位,繼任總統之嚴家淦不敢奢望黨魁這塊禁臠,只能像北朝鮮一樣由蔣介石嫡子蔣經國繼承,小蔣在接掌後也學老蔣亦步亦趨步數,將「總裁」名銜比照「總理」保留。

   
不管黨魁名號變來變去,但萬變不離其宗的是,國民黨迄今還是一個吃定中華民國的政黨!從所謂的「國歌」是如假包換之黨歌、國軍「本質」是黨軍、高官悉為從政黨員、黨庫還有兩百億以上資產如許數不清的條目,無怪乎被逼退主席的吳伯雄會「心如刀割」,吃相難看的馬英九會得意忘形!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