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自救,重建

自救,重建 PDF Print E-mail
Monday, 22 June 2009
      馬英九挾稍多數選民支持當選總統,但一年多來的現形記,已使他失去真正帶領台灣的機會。狼隱於羊群,但畢竟是狼。台灣一再面臨自救和重建的課題。

      殖民體制就是殖民體制。回顧一九六年代初期,經歷過白色恐怖,蔣體制父子在新的國際形勢發展中,曾經想要拉攏當時在台大政治系擔任系主任的彭明敏教授當時在國際法已有地位的台灣學人。但彭明敏仍與兩位學生共同起草,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而被以叛亂犯治罪。雖然假釋,但實為軟禁。後來,彭明敏在一次完美的脫出計劃中,逃亡出國。

      彭明敏的《逃亡》,在上週出版,距離他一九六四年的宣言發表,已四十五年。與他一九九二年獲准回台,也有十七年。一九九六年,彭明敏與李登輝分別代表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競選總統,共同獲得七十五%選票,遙遙領先林洋港、郝柏村搭檔和陳履安、王清峰搭檔的殖民體制意識派,標示著台灣的認同高度。

      彭明敏與李登輝,兩種不同典型的典範性台灣人,都不見容於國民黨中國殖民體制。玉碎型的彭明敏,被打得傷痕累累;瓦全型的李登輝,何嘗不是被打得體無完膚。但敵視彭、李前後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和台灣新共同體重建運動,國民黨中國只會是沒有真正未來性的殘餘存在。到頭來,只能向共產黨中國搖尾乞憐、卑躬屈膝。

      國民黨中國蔣氏父子體制的「中華民國」,據台統治是為反共;但馬英九體制顯然拋棄了蔣氏父子的包袱,要聯共治台。國民黨中國歷史將亡於馬英九,但台灣人民豈可隨波逐流,再一次面臨被殖民的困厄之境。彭明敏與兩位學生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仍然是需要的;李登輝的台灣新共同體重建運動,也一樣是需要的。

      為何自由的滋味不可得?為何台灣的主張不能描繪?在台灣這個國度的人們必須重新體認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和台灣新共同體建構運動,並積極實踐,才能走出困境,才能走出馬英九的末路效應。

Last Updated ( Monday, 22 June 2009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