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吃人夠夠」的不入流名嘴

「吃人夠夠」的不入流名嘴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26 June 2009
        代表我國與日本於一九五二年四月廿八日簽定「台北和約」的前外長葉公超,不但是外交奇葩,也是五四時代的文學健將,所以,洋名為「喬治葉」的他,生前留下不少豐功偉蹟之外,亦在待人處事方面也有許多發人深省的見解,譬如他說:「成事的飯和化事的飯,都不過是醉翁之意對於吃飯的友誼,至少一部份是由於他能漸漸解開我們的話囊,使我們多說幾句近於人情的真話,因為只有在吃飯時間,大家說謊的動機似乎比平時還減少些,這恐怕也是我們對於吃飯信任的一個緣由」!

        上述葉氏的談話見載於「談吃飯的功用」(收錄於拙著《今天的名人》),他這種見過大場面之感言,不論是年輕時代躬逢其盛碰上五四運動、抑或踏上國際外交舞台的大顯身手,必然是老派人物歷盡滄桑後的智慧結晶,對照目前鬧得不可開交的檢察總長陳聰明涉足「魚翅宴」風波,泛藍陣營爆發互咬風波,雙方唇槍舌戰之越演越烈場景,各種羅生門的「挫咧等」陰謀論四起,真是令人深感爾虞我詐、人心不古,連無法無天的中國也會甘拜下風吧! 

   「魚翅宴」的風波,並非始自泛藍名嘴之互咬才受到朝野側目,早於李登輝執政時的財政部長顏慶章,因為應邀到「頂上魚翅」向立委和企業界名人寒暄,便曾鬧得差點丟掉烏紗帽,及至政黨輪替,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也因富邦金控邀宴吃魚翅,結果,被市議員指控與台北市銀合併案有關而百口莫辯!所以,這些歷歷在目的官場風暴,已然使得「魚翅宴」彷若魚刺,搞不好會落個像卸任行政院長宋子文被魚刺哽死呢! 

    既然「魚翅宴」在蔣經國死後才風行的官場現象不堪聞問,飯局的功能也與葉公超時代之「解開話囊」大異其趣;然則,何以陳聰明膽敢「明知山有虎」而赴宴呢?或許他還存有「見面三分情」之幻想?也或許被「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的錯覺所蒙蔽?因此,拿定心性和這群泛藍陣營名嘴「博感情」!殊不料卻吃個滿頭包,恐怕連檢察總長總的寶座也難再坐穩。 

    究其緣由,「聰明反被聰明誤」的陳聰明,似乎沒搞清楚「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以出席的統媒眾生相而言,撇開活像屠夫而吃得腦滿腸肥之外省客,其餘在座的本土派名嘴中,某位北區大學教授,連指導的女研究生都敢「兔子吃窩邊草」,被狗仔隊拍照上報還有臉執教「鞭」,堪稱杏壇怪事;而自詡為《台灣之子》的捉刀者,上節目滿口引經據典活像台灣「救世主」,下節目說「敬謹受教」留他「一條生路。」,實際上卻係妻兒放美國,一心一意抱中國大腿的「三不像」,跟這些平時就「吃人夠夠」者,安排餐敘怎會好消化? 

    泛藍陣營的名嘴,並非人人如此,遺憾的是建商與總長遇人不淑,想要對方收斂毒舌,孰料卻引蛇出洞,讓外界見識到泛藍陣營的名嘴關係複雜醜陋面。

Last Updated ( Friday, 26 June 2009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