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國家無格,學術失格

國家無格,學術失格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敏勇   
Monday, 06 July 2009
      日本小說家、一九九四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預定今(二○○九)年十月間來台,參加中研院的「大江健三郎文學研討會」。這是繼另一位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小說家川端康成三十年前來台之後的一樁盛事。

      川端康成在一九六八年獲獎時,以「美麗的日本與我」發表得獎辭;而大江健三郎的得獎辭則為「迷惑的日本與我」。一位頌讚本國的傳統、一位批評本國的現實,前後輝映,顯現文學的榮光。

      一樁盛事,但中研院卻或將背負喪權辱國之譏。因為中國的杯葛,不讓台灣舉辦此項學術活動有國際之名與國家條件,硬是讓日本方面退出。原先的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所、中國社會科學院外文所、東京大學中文系,三方參與,現在改為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所與「北京」社會科學院外文所共同主辦。台灣的研究機構、大學院校、社會團體、政府機關,在面對中國時,已習慣了

      屈辱形式,自我閹割國家條件。中研院中國文哲所一位學者投書報端,認為台灣與中國學術交流應以平等為前提,並舉自己論文在中國學術期刊發表,服務機構中研院被打上引號為例,質疑不對等狀況。

      中研院如不能堅持平等原則,屈從中國方面的無理要求,在台灣舉辦的「大江健三郎文學研討會」,在中研院學者的眼中,有「喪權辱國」之譏,這樣的質疑,不知會引起什麼反應!大江健三郎會怎麼想呢?他的國家的東京大學教授藤井省三,從大力促成、大力參與到後來慨然退出。而強調「作家的良心」,在預告活動的訪問:「大江健三郎談文學與歷史」,流露文化人自由、獨立、人道精神的這位日本小說家,如何面對?

      國格的失格無法對照文學的榮光。一個國家的政治生態鏈,在面對國格失落的屈辱,習以為常時,還奢談什麼國民品格呢?

Last Updated ( Monday, 06 July 2009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