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評析司法與監察的糾葛

評析司法與監察的糾葛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Wednesday, 24 July 2019

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無罪確定,監察委員陳師孟表示,洩密案歷次判決反覆,從無罪到有罪再到無罪,已造成各界對承辦法官的法律見解多所質疑,究竟歷次審案法官有無涉及「法官辦案濫用自由心證情形」,以致影響判決結果,相關問題有進一步查明釐清的必要,他已申請自動調查。

偏藍的電視談話性節目卻極力抨擊檢察單位係受到執政黨的左右,才會起訴馬英九,依他們的說詞,馬英九完全無罪,整個案件是執政黨對馬英九的迫害,反而是法官還馬英九清白。這是台灣頻繁出現的戲碼,由於藍綠嚴重對立,面對己方的司法案件都會說是政治迫害。陳師孟的見解引起藍營的反彈是意料中事,司法單位也有對陳師孟不認同的說詞。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表示,監委要對法官行使監察權,他表示尊重,不過提醒監委要注意憲法第八十條的意旨,它規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這是對審判獨立的要求以及保障,適用於每個法官的審判事件。呂太郎指出,法官獨立審判,包含在審理過程當中,在法庭中的訴訟指揮,以及裁判中對事實的認定、法律見解,這些都是審判核心事項,而且審判獨立在於維持司法功能以及憲政秩序。

司法獨立是無庸置疑的,任何人都不能干涉,不過要討論這一項糾葛前先要了解監察權的定位。司法權是針對違法事件,依循「無罪推定」的原則,沒有證據就不能定其罪,所以司法案件的定讞要拖相當久的時間,有時公務人員的失職或違法,會造成社會或個人的傷害,必須快速抑制傷害的延續,所以設計了監察權來監督公務人員,其速度遠比司法案件快。

監察權與司法權不同,它不需要證據,而是以投票的方式來決定監察案件的成立,快速的對公務人員提出彈劾、糾舉、糾正等措施,快速處理公務人員的失職,抑制公務人員失職所造成的傷害,不像司法案件常在起訴、有罪、無罪之間繞圈子,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繞圈子的現象,是司法人員對證據認定的觀點不同。

監察權主要的功能在監督公務人員,對於失職部分,直接依監察權處置,違法部分則移送司法單位追訴。監督的對象只限於公務人員,不能監督非公務人員。扁政府年代,有監察委員要調查扁案,約談了在官邸工作的羅太太,結過羅太太完全不甩,形成政壇上的笑話,監察委員竟然不清楚監察權的範圍。

司法獨立是必然的,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可是司法人員卻是公務人員,必須接受監察權的監督,以防司法人員濫權或其他失職事件。顯然的,監察委員陳師孟當然可以調查司法人員,但不能介入司法案件的內容,所以只能對人,不能對事,與一般「對事不對人」的觀點正好相反。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