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自由中國》與「中國時報」的對比

《自由中國》與「中國時報」的對比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Wednesday, 04 September 2019
 繼「促轉會」於今年五月底宣佈第四批「戒嚴時期有罪判決撤銷」的名單中,創辦《自由中國》而遭到羅織繫獄十載的雷震,日昨在政大舉辦的紀念會上,再一次受到朝野「肯定」這位蔣介石「階下囚」的硬漢!其中,特別讓後人感念者,莫過於其生前慘遭迫害後,竟還能從容留言表達「他們把我們的雜誌和黨搞垮了」但,「不必為我而悲哀,應為我從容取義而感到驕傲。」

這段雷震辭世前之遺言,頗讓後人感染到「民主前輩」的悲壯與無奈…畢竟他在台灣民主政治史上,由於國民黨實施「黨禁」「報禁」之故,導致早期民主人士與黨外菁英,都被迫以辦雜誌方式來變相發展組織、甚且還秘密籌備建立「民主黨」!設若回顧戒嚴時期的《自由中國》以迄改寫歷史的《美麗島雜誌》,全都是循此模式徐圖漸進;不過,兩者都殊途同歸慘遭司法單位以「知匪不報」或「顛覆政府」判處重刑,所幸雷震籌組民主黨雖因此煙消雲散,而民進黨的黨外組織則「奇蹟」似劫後餘生。

在台灣民主化歷程中,因《自由中國》內容觸犯禁忌而發生整肅事件,坊間咸以「雷震案」名之。雷震係於一九六零年被軍事法庭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做出審判,懲罰這位前國策顧問的高官十年徒刑!他因不滿蔣家戒嚴獨裁統治,聯袂台大教授殷海光等人在《自由中國》半月刊上強烈批判時局,甚至在一九五七年時便準備籌組反對黨!雷震甚至與港澳在野人士於一九六零年,公開連署反對蔣介石「違憲」競選第三任總統,並發表「我們為什麼迫切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反對黨」,鼓吹參與選舉來制衡國民黨,與台籍人士召開「選舉檢討會」時決議籌組新黨!由雷震與李萬居、高玉樹兩位台籍人士,分擔任新政黨的共同發起人、並還正式對外宣布。結果,在其表態組黨後第三天,警總馬上奉命逮捕雷震等人,羅織的罪名是「包庇匪諜、煽動叛亂」,隨後,蔣介石邀集十四位黨政軍要員召開「商討雷(震)案」秘密會議,他當場下令「雷震刑期不得少於十年」「覆判不能變更初審判決」等指示,軍事審判庭奉命對雷處刑十年,消息傳出後,全球華人一片嘩然。

雷震遭此際遇,主因當然是長期對蔣「大不敬」,自一九五六年以「恭祝總統七秩華誕」對蔣家冷嘲熱諷、還質疑蔣經國「救國團成立理由」⋯甚且還公然倡議「反攻無望論」!著實惹怒兩蔣,即使雷震被打入黑牢的十年漫長歲月,他認命埋首撰述六百廿九餘萬字回憶錄;結果,竟被軍方認為「內容不妥」遭到國防部新店監獄以一把火焚燬!但歷史未被世人所遺忘,李登輝在一九八八年上台後責成警總軍法處,分類整理雷震獄中十年留下的回憶錄攝影檔,總計整理出三萬一千四百八十頁的書稿與信函,這批被警總扣押的文稿,直到民進黨執政後始由國史館出版《雷震案史料彙編:雷震獄中手稿》,阿扁也在二零零二年,便首次代表政府宣告平反「雷震案」為歷史冤案!雷震生前曾出掌過政治協商會議秘書長,負責協商全中國各黨派,制憲國民大會時還擔任制憲國代兼副秘書長,隨後官拜行政院政務委員,並獲得教育部支助創辦《自由中國》,由胡適掛名「發行人」,雷震為實際負責人,蔣介石亡命來台後的一九五零年,還聘其為國策顧問、並兩度代表蔣赴港澳宣慰反共人士,旋因改變「擁蔣反共」立場刊登「政府不可誘民入罪」社論引發風波,雙方關係漸行漸遠,國民黨除開除其黨籍,絕裂後還被批判「文字賣國」等不堪入目字眼,最後還以「知匪不報」「為匪宣傳」等莫需有罪名逮捕,讓人深感早年知識分子的「書生問政」,竟被無法無天整肅,雷震可謂生不逢時。

相對於《自由中國》在青史留名的地位,反觀「中國時報」自十年前被米果商接手後,過去由報人余紀忠所樹立的「自由派」角色蕩然無存,報紙自甘淪為中共在台的喉舌、老闆還以「直播」方式捲入政黨間惡鬥!同樣是以「中國」兩字在台灣輿論界登場,《自由中國》是鞠躬盡瘁!而「中國時報」卻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特別是雷震以外省人身份為這塊土地打拼,坐牢出獄還倡議「中華台灣共和國」以自保,後者則力主被中共統一,兩份媒體的落差,誠發人深省。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