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馬英九是血案的幫兇!

馬英九是血案的幫兇!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Wednesday, 29 July 2009
        2007年10月14日馬英九為了選舉宣稱,執政後會重調查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這項承諾果然跟六三三等一樣口惠實不至,雖然這個月才發現封存的陳文成筆錄,但高檢署為警總及獨裁者脫罪,在疑點沒澄清下輕率結案,而且為警備總部脫罪。馬英九政府此舉是在命案傷口插一刀,讓無數台灣人心中的傷口再次淌血!

        1981年七月三日,國際知名學者陳文成凌晨陳屍台大校園,國際知名驗屍專家當年來台,模擬試驗就表示陳文成教授不可能是自行跳樓,陳屍現場的草地與混凝土更沒有重物墜地的痕跡,陳教授身上也沒有墜地的瘀血,襯衫上的血跡也非墜地造成,而且當時還有目擊證人至今身份仍受保護。而鄧維祥說陳教授生前在他家喝酒吃東西,但胃中竟然沒有食物殘留,這些證人、當事人至今仍在世,疑點都還沒有澄清。沒想到,就在馬英九當選國民黨主席的這一天竟然結案了。

         更讓人不平的是,高檢署百般幫前警備總司令汪敬煦、前警總保安處長郭學周、三組組長鄒小韓等人脫罪,高檢署坐視警總沒道理的約談國際學者,竟說「不排除意外墜落的可能性較大」,一味採信獨裁共犯警總的說法,根本就是站在屠殺、獨裁政權的身邊,這樣的馬英九政府正是陳文成血案的冷血幫兇。陳文成血案刻意安排在馬英九當選黨主席開啟馬皇時代以「意外死亡」結案,形同職業學生執政後對陳文成重新鞭屍!讓人齒冷心寒!

         翻開馬英九主編的1981年9月號的《波士頓通訊》,這份職業學生批判台灣民主勢力,附喝獨裁的作用更讓人憤怒,這篇文章批評陳文成說:「因為陳文成在美有具體的反政府活動,警總約談,給他本人一個澄清的機會,這是維護國家安全應有的做法…。」

         試問,獨裁戒嚴時代、黑幫治國年代,被警總約談會是「澄清的機會」嗎?這一件又一件刑求逼供冷血殘殺,馬英九留學時撰刻的《波士頓通訊》曾有過一句民主、人權,或人性基本的悲憫言詞嗎?沒有!請看這幾頁《波士頓通訊》所寫的,陳文成「約談次日命案發生,與警總殺害之間並沒有任何直接的關連,警總也不可能出此下策…」,光是看了這幾句為黨國暗殺行動辯護的話,身為波士頓通訊總編的馬英九應該出來鞠躬道歉。

         《波士頓通訊》還大言不慚,說他們取得警政刑事警察局鑑驗通知書五種,有疑問的人可以去跟他來函詢問。高檢署最該做的是應該去跟當年黨國學生的波士頓通訊總編馬英九去調資料,應該先去清查當年的黨內大老的情治資料,當年暗殺多為蔣經國、王昇、蔣孝武體系發動,直到今日,多家統媒仍在美化陳啟禮暗殺江南事件,還有人恥言世界各國都是像黑幫這樣執法的,就是因為有這樣的《波士頓通訊》為暗殺、屠殺美化,就是因為有馬英九之流幫警總脫罪,難怪黑幫、恐嚇、屠殺、政治謀殺持續在台灣社會傳出。

         馬英九前年為了選舉再消費血案,相信這些冤魂不會放過的,當夜深人靜、悲風起兮,這些無悔付出青春和勇氣的受難者冤魂,會持續用血與淚追討台灣人的公義!在高檢署說警總殺人無罪的同時,再望著波士頓通訊裡批判陳文成案一個個如刀刃般的文字,我真得覺得:《波士頓通訊》與馬英九正是血案的幫兇!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29 July 2009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