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保護台灣阻止王祿仙割稻仔尾

保護台灣阻止王祿仙割稻仔尾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律師   
Wednesday, 18 September 2019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人民處在敗戰後的屈辱下,還要受到戰勝國的壓制與賠款,那種苦悶與絕望,直讓人有活不下去的悲苦,在這難過的時期,上帝派來一位天使,肩負拯救德國的任務,他能言善道,他的演講吸引萬人空巷,人人聽得如癡如醉,他又積極能幹,人人以為要救德國唯有此人,眾人均樂意將國家交給他執政,放心自在得很。

這個天使就是大名鼎鼎的希特勒。當時的人那裡想到,這個救世主後來是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罪魁、毀滅德國的惡魔。差堪告慰的是,希特勒靠選舉起家,卻把民主破壞殆盡,給世人一個很大的教訓,那就是民主雖然可貴,卻容易被野心家當踏板,上位後回頭摧毀民主。我看韓國瑜九月八日在三重舉辦的造勢大會,據稱到了35萬個支持者,紅旗飛揚,韓某某當選的口號震天價響,氣勢懾人,聽他聳動的演講,內容不值一駁,卻有煽動力,此情此景讓我即時想到希特勒,想到台灣民主的脆弱性,難抵台灣希特勒的惡意挑唆,在眾多思辨不足的韓粉推波助瀾下,眼看韓某某即將被希特勒化,台灣的危機漸漸成形,台灣人捍衛台灣的重責大任來了,誰也不可脫逃。

我聽過親戚及朋友講過類似的事。他們說把過去的艱難困苦,吃番薯籤配菜脯的故事說給孩子聽,他們完全不相信,以為父母編故事在騙人,我常想起民國四十年初,我念小學及初中的同學,前者有一半以上,後者至少四分之一不能升學,他們的下場,多半到各行各業當學徒,女生則下工廠當女工,我唯一的弟弟也難逃惡運,他當學徒之前,12、3歲的年紀就在戲院內走賣枝仔冰,於今想來仍會鼻酸。

反觀有政府照顧的外省子弟,他們免學費,有教育補助金,誰不升學?韓國瑜公開說他不愛讀書,面對老師就「度咕」,幹過偷雞摸狗的事,抽過戀愛稅。政治上,外省人是統治階級,公家人事空缺,不論大小,都由外省人坐,要升個小主管,也非有國民黨籍不可,此外,法規由他們訂,稅賦高低由高壓政府決定,相形之下台灣人確是國民黨統治下的二等國民,讓稍有理智的台灣人不屑這個黨,我因此從來不入黨,不當國民黨的法官。身為台灣子民,天生我材必有用,從黨外到民進黨創黨,為美麗島事件「戰犯」義務辯護,為政治權利抗爭遊行等等,我無不參與,台灣社會從專制統治到民主自由選舉,我曾有棉薄的效勞。

從吃番薯籤配菜脯到台灣的經濟成為四小龍之首,從無到有,靠的就是那些未升學成為黑手兄弟的功勞,而政治上,台灣人的勇敢奮鬥,爭得自由、民主的解放,均是世人推崇的成就。可惜卻有多少外省人及其子弟一直在唱反調,他們甘願奉專制無人權的中國為主國,譏笑想要獨立自主的台灣人是破壞兩岸和平的罪人,把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倒果為因都歸罪台灣人的不投降,持這樣主張的人,憑著口才及做作,以「貨出去,人進來,高雄發大財」居然輕鬆的騙得89萬票,如今故技重施,以「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新口號,以為我們這些二等國民會傻傻的讓只會唱高空無貢獻的這個一等國民割台灣的稻仔尾嗎?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