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這樣看,那樣看

這樣看,那樣看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敏勇   
Monday, 03 August 2009
      談「轉型正義」,黨國復辟後形同空話,但有些學者、文化人似乎仍魅於馬英九政治。一位在黨國體制長時期共構,以反共愛國服膺獨裁統治,留下許多說謊紀錄的人,有什麼值得期待的呢?投效其陣營的,竟然還有奉左派信念的人,左和右並非線性兩端而是線圈,這可是真的!

     

      回想二○○○到二○○八的本土政權,太輕薄於文化工程了。快樂、希望掛在嘴邊,徒具形式的政治表面張力冒著花花綠綠的泡沫,一吹就破了。看著二○○○到二○○八的文學、藝術形貌,又有多少深刻的轉型期見證呢?

      就在阿扁身陷囹圄之際,有些電影,傳達了其他國度政治變遷的轉型期藝術見證,令人動容,引人省思。東歐國家的捷克、波蘭、匈牙利不說,連中亞的哈薩克都有這樣藝術風景。

      羅馬尼亞的電影《無聲婚禮》,敘說共產體制下的荒謬現象: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去世時,當局下令民間不得有喜慶,一個村莊裡的一場預定婚禮只好摸黑在室內舉行,忍不住熱鬧喧嘩起來。坦克的砲管直衝而入,連村莊也被剷平了。這樣看的歷史,羅馬尼亞人民會向後退嗎?

      即使這樣,羅馬尼亞作家諾曼.馬內阿(Norman Manea,一九三六)仍然在他的一本書《論小丑獨裁者和藝術家》的一篇〈幸運的罪〉裡批評:「每個人都在叫喊自己的清白,自己的痛苦。最響亮的聲音來自那些過去為獨裁統治效力的『知識份子』。

      一部關於保加利亞的電影:《在世界轉角遇見愛》,描述從自己國度逃亡、離散的回歸認同之旅。一位兒童時代和自己父母逃避政治迫害,歷經義大利而德國,他長成青年時與父母在一場車禍,喪失記憶,父母雙亡,祖父從保加利亞特別來為自己孫子安排尋回記憶,在回到祖國的歷程,遇見愛,也重溫少小的童稚之愛,走向新的人生之路。而重返國門的那一幕,「新的保加利亞」看板,領導人正是迫害家人的特務。

      這樣的國度,這樣的政治轉型文化深度,才能從左派和右派的獨裁和法西斯免疫,真正走向民主化。

Last Updated ( Monday, 03 August 2009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