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不容忽視的要命盲點

不容忽視的要命盲點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律師   
Wednesday, 20 November 2019

韓國瑜是在台灣出生的外省第二代,年輕之前不愛讀書最後念軍校,畢業後當過國民黨立委,表現卻不夠認真、盡責、出色,因為他的心態是抱著能撈則撈、能混則混的違逆態度,其後被選民淘汰,他懶散的習慣無改,到北京念研究所也就沒有拿到博士學位。他正途不努力,走歪路以毛澤東為師,學到一些旁門左道密技,讓他敢於拿到高雄「試車」,竟然一試見效,讓他撈到市長寶座,這一身功夫這麼好用,可以一人救全黨,還擁來「鐵粉」、「鑽石粉」對他忠心耿耿,甚至成為他的鐵衛軍,隨時準備以行動出擊。被團團維護的韓國瑜如今已非昔日阿蒙,而是形而上的一霸,嚇住底層小市民,對他不敢「假肖」。

留學中國,學習毛澤東的奇技淫巧,讓他一鳴驚人收穫滿載,中國給他自信,也給他鼓勵,他乃不畏人言,不聽郭台銘勸阻,堂堂皇皇進出港中聯辦且發表支持習近平一中原則、一國兩制的主張,這樣等同中國代言人的韓某人,竟以台灣公民的身分正在競選台灣的總統,是多麼諷刺又不可思議。

台灣政治上的不可思議現象多得很,已經積非成是,台灣人也久已麻木不仁、見怪不怪了,不然的話,哪有一國之內約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均心懷二心,他們奉敵人為祖國,對台灣政府唱衰杯葛,還不時可聽到國民黨頭人及韓某所謂「能撈則撈,能混則混,鬪倒台灣」的公開倡言而不引以為恥;吳敦義提出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列入親共舐共的叛逆人名,還自認得意。

總之,在台灣,外省人已不認同台灣,一切均以有利於中國是尚,連台灣人不對中國投降,也要罵是台灣人的錯,台灣人如此被外省人、國民黨吃裡扒外數十年,居然還不覺怪,總要有人登高一呼:該是好好反省的時候了。

回顧1895年,日本因馬關條約接收台灣,他們對台灣人公告,兩年內允許台灣人變產回歸中國,否則,就要接受日本統治。1945年蔣介石受聯軍司令委任接收台灣,只是接受台灣的管理權,當然不包括所有權在內,蔣介石及國民黨集團當即將原有受委意旨,變更持有為所有,片面宣稱台灣歸屬中國,台灣人變成中國公民,這顯然於法無據,依法不生效。如今蔣介石已過世多年,依法論法,雙方原有的委任關係因一方死亡而終止,跟隨他的外省人及其第二代當然失去繼續留住台灣的理由。否則,如民主前輩郭國基不滿國民黨欺負台灣人所發的不平之鳴:「乞丐趕廟公」的名言,在這一次大選若不幸成真,廟公被趕出廟外,台灣人必然死無葬身之地。所以,學學日本政府的作法,鼓勵心在中國的外省人回歸中國,准許他們攜家帶眷,甚至送機票、補貼兩個月生活費我認為都可以考慮,才能杜絕中國的滲透,而繼續不走的人自然會加強伊對台灣的國家認同,台灣就不會再有飼老鼠咬布袋的遺憾。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