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魅惑一九四九

魅惑一九四九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李敏勇   
2009/09/07, Monday
        一九四九年,並非世界史的關鍵年代,而是中國史的課題。這一年,共產黨中國取代國民黨中國,中國國民黨挾持的「中華民國」全面流亡到一九四五年據佔的台灣。一九四五年,才是世界史的關鍵年代,這一年,二戰結束,不論歐洲戰區或亞洲戰區,不論戰勝國或戰敗國,都會紀念或省思。         在台灣,略過一九四五年,而放大一九四九年。就如同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被遺忘,而記憶十月二十五日。該獨立的未獨立,該光復的未光復。以殖民體制的言語詮釋歷史,不管是他的故事(history)或她的故事(herstory),歷史有觀照者的視野。

        二○○九這一年,共產黨中國歡慶「建國六十週年」,相對的是國民黨中國的「政府遷台六十週年」。這都是中國史的視野,源於一九四九年。在台灣,應該有台灣的歷史觀照,而不是隨著國民黨中國怎麼說,或跟著共產黨中國怎麼看!

        作家龍應台,大手筆地嘗試詮釋一九四九年,她認為患了戰敗心理症候群的中國撤退者把歷史詮釋權拱手讓給「勝利者」共軍,忽略了「失敗者匯集在台灣,慢慢發展出一種遠離戰爭、國族的價值觀,一種溫柔的力量」。她「以失敗者的下一代為榮!」認為失敗的流亡者在台灣發展出文明的價值。是這樣嗎?

        如果,一個新興獨立的台灣共同體真的形成,這樣的報導文學想像或許較為真實。但國民黨中國與共產黨中國之間的黑盒子,並不是用這種方式就可以真正打開。據台統治的國民黨中國並沒有在台灣形塑出國家新生命,只從據台反共轉變為聯共治台。在歷史功課與文學作品之間試圖飛翔的龍應台,畢竟侷限在中國史課題的牢籠裡。

        回看一九四九年,也要回看一九四五年,更要回看一九四七年。在台灣,輕忽歷史與文學的人們,應該在書市裡相關、當紅的一九四九書籍之外,看看吳濁流的《亞細亞的孤兒》、《台灣連翹》、《無花果》這幾本以文學觀照台灣歷史的書。台灣要有台灣的觀照視野,要自己看,自己想。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