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人才能救扁

台灣人才能救扁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   
Wednesday, 16 September 2009
        「一樣看花,兩樣情」,法院該不該羈押扁,蔡守訓與周占春法官的看法完全不同,尚可理解;但蔡守訓先後看待馬英九市長的特別費及總統的國務機要費,不變的眼睛,卻可看出兩樣情,竟然認定前者是實質補貼、後者應專款專用而有兩極的判決結果。這種邏輯的怪異,令人難以接受,蔡守訓的判決遇藍綠會轉彎,顯已不顧憲法所訂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的起碼要求。光憑這一點,蔡所作嚇人的重刑判決,就不可能在阿扁上訴後繼續被維持。

        在特偵組的秘密操作下,媒體大事宣染扁家貪污洗錢的醜聞,果使扁家大小,幾已成為過街老鼠,連綠色前立委、副總統也在本案宣判後,重演大義滅現的自我清高戲:要扁道歉、要黨清理門戶,等於為蔡守訓的違法判決背書,完全忽視判決並未交待扁如何介入、操作、謀取不法所得的具體事實及證據,讓我們看到的只是邏輯不通的兩樣情、臆測之詞及道德訓詞。這種沒有嚴謹的法律論述的不三不四判決,越發證明本案是政治案件,說穿了就是傳統中國文化,清算、鬪爭前朝鬧劇的重演。若回想另一政治案件的過程,就可看出其端倪而有豁然開朗的感覺。今天我們都清清楚楚明白,美麗島事件是專為消滅反國民黨統治勢力的冤獄,其過程從製造輿論、醜化、抹黑反對人士始,使他們成為過街老鼠與扁案完全相同。偵辦中以押人取供的方法,如出一轍,只是以前還動用刑求,如今利用法定的污點證人規定,私相授受即可更柔軟、細緻的獲得所要的口供。方法雖有進步,被告的人權卻更加不保。

        我是阿扁三次羈押庭的辯護律師,第三次由蔡守訓主審,他以似是而非的的理由裁定將扁收押。退庭後已是深夜二、三點。計程車司機告訴我,他們從十點左右就已在法院四周部署警力並安置鐵絲網;事後由媒體人得知看守所四周亦同。讓人吃驚的是,同一時間,我們還在法庭口沫橫飛的辯論,而收押的結論竟是早已作成,這是本案為政治案件的充分證明。此外,甘冒不法而中途換法官、押人辦案、與通緝犯黑市交易、有隨扈也硬要說他會逃亡而不肯放人的種種匪夷所思、戕害人權的例子,均是政治案件才會有的現象。在新政府化獨漸統的政策下,誰在製造冤獄、其目的要收割什麼政治利益,我雖不及細述,其實答案已在諸君眼前。

        救阿扁,就是救自己,也是救台灣。要如何救,看看美麗島事件的結局就會明白。當時人民支持的力量完全展現出來,迫使國民黨不敢依原設計判黃信介、林義雄、姚嘉文等人死刑。同理可證,台灣人若再展現支持的力量,將來接辦本案的法官,還是會「一樣看花,兩樣情」自然會朝阿扁有利的方向轉彎。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16 September 2009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