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扁案」是典型不公不義的負面教材

「扁案」是典型不公不義的負面教材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09/09/18, Friday
        備受朝野注目以待的「扁案」,終於選在美國九一一攻擊八週年之歷史性日子判決出爐,審判長蔡守訓與徐千惠、吳定亞兩位法官的一審判決,正如外界所料得極盡司法追殺之能事,而且還出人意表地呈現出趕盡殺絕氛圍,以致綠營難以接受,甚且連法界也議論紛紛。

        姑不論扁家及被告的「國(民黨)法制裁」是否太過沉重,單以量刑審酌之理由的遣辭用字,譬如:「作之君、作之師」銘刻於心故意漏植中句「作之親」,彷彿企圖型塑總統是「君」王、是「師」父、而沒有「親」人的位階,十足封建意識作祟,毫無民主時代的「老百姓是頭家」觀念,彰顯蔡守訓等法官迄今仍是衙門死腦筋,頭殼內全係柏楊諷刺的「三作牌」思維,一付就是要自我扮演「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角色。

        其次是對於拒絕認罪的李界木之用詞,也格外凸顯法官對綠朝新貴的偏見,法官不去打聽一下李界木因為黑名單而被迫流亡美國的遭遇,也不去瞭解他何以會眾望所歸擔任過「全美台灣同鄉會」會長等資歷,判決書內竟然冷嘲熱諷其「自稱為滯美高級知識份子」「自詡人權衛士」赤裸裸擺明不屑之偏頗立場,一付就是戒嚴時期警總對付異議份子的嘴臉,令人不寒而慄!

        再者,法官對於財團又是另付「刀子口、豆腐心」,判決文酸溜溜提及「身為台灣三大家之鹿港辜家,尚須以賄賂維繫家業」,然後又透露「因為我們家(辜仲諒)是深藍,所以能跟扁搭上關係,對我們家來說是很安心的,我們主要也是求生存我自己感覺是很保護作用」結果,表態「深藍」的辜仲諒被法官數落「賄賂」,卻能全身而退、毫髮未傷,藍綠的待遇真有天壤之別。

        撇開辜仲諒倖獲「無罪之諭知」的網開一面,蔡守訓等戴著有色眼鏡的法官,對於綠營心腹之誅連甚廣行止更是令人嘆為觀止!以馬永成、林德訓等總統辦公室主任慘遭重刑及超高額罰鍰外,連這兩位阿扁心腹幕僚的秘書也一併拖下水,據判決書之「職權告發部分」,法官竟然也將陳心怡、陳慧雯兩位證人追加「涉犯湮滅關係他人刑事被告證據罪」移送法辦,前者在出庭作證時,還被居心叵測的徐千惠法官「冷飯熱炒」,故意丟出阿扁總統卸任時申辦護照之舊聞,讓媒體捕風捉影、捏造逃亡的莫須有新聞,其心至為可鄙!而後者在法院審理「扁案」之一百六十餘庭中,從頭到尾都沒傳訊問話,便莫名其妙得禍從天降吃上官司。

        從上述法官公諸於世的行止著眼,對照他們在審理馬英九特支費之百般呵護立場,蔡守訓等三位法官的表現,不是民間社團嗆話「我們懷恨你!我們瞧不起你!我們感覺你非常可恥!」所能形容於萬一,他們真是台灣司法上的頭號負面教材!

最後更新 ( 2009/09/18,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