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向陳映真致意

向陳映真致意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李敏勇   
2009/09/28, Monday
       陳映真的文學進步份子形象是放在中國國民黨黨國資本主義威權統治的歷史脈絡形塑出來的。從一九六年代起,在白色恐怖的陰影還籠罩在台灣的時際,他的小說在政治禁忌中吸引許多文學心靈,是一個時代的動人聲音。

      從中國國民黨文工單位統轄脫殼而出的《文訊》,為陳映真舉辦連續兩天(九月二十六、二十七日)的大型國際研討會,以及多日來報紙上相關的活動文章,應該是變遷的台灣、自由化現象的一種側影。特別是當陳映真從中國國民黨控制的台灣,移居到中國共產黨專政的中國大陸,在他多次傳出病危的時際。

      陳映真的小說吸引白色恐怖時期嚮往社會主義體制的知識份子、文化人,異於中國國民黨附翼於美國國際強權的資本主義化思想,那可是尋求台灣解放的反體制聲音。而當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力量連結在一起,台灣的反中國國民黨體制力量,因為獨立的思想,被從前極欲拉攏的中國共產黨視為敵人之時,文學的進步份子到底還是進步?或是退步?特別是資本主義的邏輯已經被共產黨中國導入的時際。

      比起戒嚴時期許多靠攏在中國國民黨權力體制的作家,陳映真確是特別的存在。但他的中國結,他的社會主義情結,放在現實的脈絡裡似乎被倒錯的風景迷亂了。當世界許多蘇聯革命時期熱烈參與的知識份子、文化人、藝術家,早已從另一種專制主義的迷思中覺醒;當東歐國家在一九八年代末期走出共產化;當共產主義不等於共產黨專政,陳映真的問題性就不能不讓人省思了。

      作為一個時代的文學見證,陳映真有他令人尊敬的倫理條件。他執著而不轉向的性格比起許多風派作家,左、右、統、獨,通吃的惡劣情狀,確實不一樣。但研究陳映真、閱讀陳映真,仍然應該對陳映真「國家、民族」大旗的實相與虛相,有所檢證。

      半世紀的文學生涯讓陳映真煥發著知識份子、文化人、藝術家的光輝。但這樣的光輝仍然要放在歷史發展的脈絡來檢視,而不應被意識形態牢結綁架。進步的陳映真,還是進步的嗎?

最後更新 ( 2009/09/28, Mon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