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馬英九道歉講古

從馬英九道歉講古 PDF 列印 E-mail
2008/01/08, Tuesday

 馬英九對原住民的一句「我把你們當人看」,引起軒然大波。本以為馬會以「一時口誤,無心之過」為由道歉,沒想到馬英九的「道歉」是這樣說:「如果我的用語引起原住民的不快,我願意道歉」。這話說得很清楚,如果引起不愉快才道歉;如果沒有不愉快,他還不認為他的用語不當。如此看來,那就不是他潛意識(subconscious)作祟,而是意識層面上分明瞧不起原住民了!怪不得他接著說,對他的用語感到不快的原住民「只是極少數」,言下之意,大部分的原住民對馬英九把他們「當人看」並不以為忤,這真是更進一步的侮辱了!

 我忽然想起《明史》〈外國列傳〉有關「雞籠山」的一段記載,說到明朝永樂年間,鄭和下南洋,各地土著都爭先恐後獻上玉石珠寶,唯獨東番(台灣)沒來進貢,鄭和很生氣,就下令給東番每家送一銅鈴,讓他們掛在脖子,「蓋擬之狗國」也。

 此事真實性待考,但中國史書的記載,充滿「天朝上國」的優越感,對「非我族類」嚴重藐視。這種心態,見諸史料,更歷歷在目:

 十八世紀二○年代巡台御史黃叔璥,這樣形容咱原住民:「採捕麋鹿,聽商貿易,鮮食衣毛,所異於禽獸者幾希矣!」(見《台海使槎錄》〈番俗雜記〉)。

 曾經隨堂兄藍廷珍來台鎮壓朱一貴事件(一七二一年)的藍鼎元,對台灣原住民也有這樣侮辱的話:「此輩雖有人形,全無人理,穿林飛箐,如鳥獸猿猴…何以治之,以殺止殺,以番和番,征之使畏,撫之使順…」(見《治台必告錄》)。

 比起上述的歧視,馬英九願意把原住民當人看,在程度上已算進步了。

 一七三一年(清雍正九年),中部平埔族原住民爆發大規模抗官民變,平埔族約兩千多人圍攻彰化縣治。中國來的援軍將事件鎮壓後,改大甲西社為德化社、牛罵頭社(今清水)為感恩社、沙轆社(今沙鹿)為遷善社…並且建了一個「鎮番亭」於八卦山。這些受盡壓迫的平埔族(不要忘了,他們也是台灣人祖先的一部份),反抗不成,還要被戲弄什麼「感恩」「德化」「遷善」,大漢沙文主義之傲慢,於此可見。

 其實大漢沙文主義者的傲慢,並非獨苛於台灣原住民,對於其周邊所有民族皆蔑視有加,所謂東夷、西羢、南蠻、北狄…皆是犬羊爬蟲之屬。即使到了近代,對於英國、法國的翻譯,還出現「?狤猁」、「狒狼?」的譯名,都加上「?」字邊。

 馬英九雖留學美國,但大漢沙文主義依然根深柢固。所以他不僅流露出對台灣原住民的藐視,對台灣本土文化也投以異樣眼光,以下舉一例證:

 今年九月九日,馬拜會詩人余光中,兩人相談之間,余光中替扁政府的文教政策扣上「去中華文化」的大帽子;馬英九則附和說,台灣再讓民進黨亂搞下去,「吾其披髮左衽矣」。大漢沙文主義者的優越口吻何其狂妄!

 更可歎者,馬英九把原住民當人看,而台灣的媒體與司法則把他當神看,儘管他出言不遜,媒體仍會幫他粉飾化妝;儘管他公款私吞,司法仍會為他轉彎迴護。當我們對他嘖有怨言,他還會反唇罵我們「斷章取義,血口噴人」。嗚呼!吾等「披髮左衽」之輩,豈能和擁有媒體與司法之雙翼的大漢天神鬥法?

(作者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www.jimlee.org.tw)

最後更新 ( 2008/01/16, Wednes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